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0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5072|回复: 2

[四书宝库] 《论语新编》第二篇第三节(君子坦荡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3 17: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论修身(第二篇)
                                                (第三节)君子坦荡荡
  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只。’”子曰:“丘之祷久矣。”
  孔子病了,子路请求祈祷鬼神以除病。孔子说:“有这样的说法吗?”子路回答说“有啊。诔文上有‘祈祷于上下神灵’的记载。”孔子说“我已经祈祷很久了。”
  孔子病了,可能病了很久,弟子们求医问药,很多医生看过了,能想到的办法都用过了,孔子的病还是没有好转起来,心急的子路沉不住气了,就想到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向鬼神祈祷,希望籍神灵的力量使孔子转危为安,因此就有了上面的一段精彩对话。这一章折射出了一般人在遇到人力无法挽回的危机面前的心理习惯:寄希望于鬼神。子路也不能免俗,不过我们不要笑他,即使是现在,也还有很多人是这样的呢。
  那孔子是不是也相信这些骗人的把戏呢?当然不相信,因此当子路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他就故作不知地说有这样的说法吗?子路说有的,并且举了诔文上的话来证明,孔子明知无用,但感于子路一片苦心,因此只好以进为退,开解他说我已经祈祷很久了。这最后一句,妙不可言,既把子路的念头打消了,又不伤师徒感情。试想一下,如果孔子直说这是没有用的,等于是骂子路无知,白费心思了。如果由得子路去做,又违背了自己“敬鬼神而远之”的原则。况且,孔子自信,自己一生立心行事坦坦荡荡,光明豁达,无时无刻都保持着高度诚敬之心,“考诸三王而不缪,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据中庸)。如果鬼神有知,当不会有病。如果鬼神无知,祈祷它又有什么用呢?另外,从这一章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师徒间名为师徒,情同父子的师徒关系,真真令人不胜感慨,现在没有这样的人了。
  
  子疾病,子路使门人为臣。病闲,曰:“久矣哉,由之行诈也。无臣而为有臣,吾谁欺,欺天乎?且予与其死于臣之手也,无宁死于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纵不得大葬,予死于道路乎?”
  孔子病了(可能是病得很重),子路使孔门弟子做家臣来为孔子筹备丧事。病稍微好点的时候,孔子知道了这件事,就说:“我病的时间很长了吧,子路你竟然做出如此欺诈之事。我本来没有家臣,却偏要做出有家臣的样子来。我欺骗谁呢?难道欺骗上天吗?何况我死了,与其你们以家臣的身份来料理我的后事,我宁愿你们以弟子的身份来料理。再说了,即使我得不到风光大葬,难道你们会让我死在道路上吗?”
  这一次,孔子病得很重,看起来难于好转了,因此子路准备帮他筹备丧事。按照周礼,办丧事有很严格的等级规定,贵族和平民之间有天壤之别,子路出于对孔子的敬爱,所以就安排同学们做家臣(贵族才有家臣),准备以贵族的规格给他办理丧事。孔子病情好转的时候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严厉地批评了子路。从这一章我们可以看到孔子内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的高度自律,后面两句表现出了孔子通达的生死观和对弟子门生的信任。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王孙贾问:“与其巴结于地位尊贵的奥神,不如巴结于地位卑微的灶神,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呢?”孔子回答说:“不对,如果得罪了上天,是没有地方可以祈祷的。”
  关于奥神和灶神,这里简单说一下,两者都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奥神尊贵但不管具体事务,灶神相对卑微但掌司人间的饮食,有实权,并且民间传说每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灶神都要上天报告他所见这一家人的功过,定人祸福。因此,民间习俗均於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奉祀灶君,焚香祀送。奉祀灶君多用糖元宝、炒米糖、花生糖、芝麻糖和糯米团子之类,以冀塞住灶神之口,不讲人间罪恶,世称「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因此民间就有“与其巴结于地位尊贵的奥神,不如巴结于地位卑微的灶神”的谚语。(据崔焱《神话中的灶神》)
  现在说一下孔子周游列国的事,孔子在外14年,在卫国的时间最长。卫君虽然没有重用他,但对他还算不错,初到卫国时卫君便按照他在鲁国为大司寇的待遇给予俸禄。孔子起初以为他是有所作为的明君,对他寄予厚望。但是卫君一直没有重用他,因此孔子第二次到卫国的时候,名声不好的卫灵公夫人南子想见他,他去了见了,希望通过她得到卫君的重用。这件事还节外生枝,引起子路的强烈不满,后面有一章会说到,这里先打住。
  最后来说一下王孙贾这个家伙,他是卫国当时有实权的大夫,他知道孔子见南子是希望得到卫君的重用以施展自己的抱负。他这番话是想暗示孔子:你去巴结南子,还不如来求我更加有用呢?史书上没有关于南子干预卫国朝政的记载,从他的话可以知道卫国的朝政很有可能在很大程度上由一帮朝臣把持。他的话,在我们现在读来,就像是个黑色幽默,反映出了他自倚自卖玩弄权术的本性,既是一种暗示又带有点嘲弄孔子的味道。这下可捅到老夫子的痛处了,但圣人就是圣人,沉得住气,一句“获罪于天无所祷”的话既捍卫了自己的原则立场,又狠狠地批评了王孙贾这种玩弄权术的人,(像你这样违背天理走歪门邪道的人等到危机出现的时候是没有地方可以祈祷的,因为老天不会答应)这一句也表明了孔子对于走正道,绝不搞歪门邪道的坚定信念。王孙贾自取其辱,也只好灰溜溜的去了。哈哈!写到这里,真是大快人心。
  
  
发表于 2013-1-11 12: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论语
发表于 2013-3-26 14: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支持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20-5-30 10:21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