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0条微博

半卷微博

楼主: 泰国梦凌

[连载小说] 梦中的婚礼(不断更新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4-29 17: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1 14:03 编辑
泰国梦凌 发表于 2013-4-29 00:01
(22)

迈迪赶到柏林医院后不到两个时辰,妇科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向大家宣布攸兰已经生娩,母子平 ...


(23)

月亮高挂天际,银亮的月光挥洒在公寓里某处的娇小身影上。

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泰姬斜靠在床边用吹风吹着头发,此时电话叮铃铃地响,一看却是妈妈从清迈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妈妈的声音传来,泰姬真想靠在妈妈的怀里懒懒的睡一觉,母亲的怀抱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最让人流连地方。

“妈妈,我想你了,你最近身体好吗?”妈妈的身体是泰姬最关心的,只要妈妈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姬儿,妈妈最近很好,你在曼谷一定要注意照顾自己,别让妈妈担心。”

“我最近很努力啊妈妈,过段时间我有可能休假回清迈陪您了。”泰姬声音里充满了期待,她渴望着回到妈妈身边的那一天的到来。

她在电话里头向妈妈报告一些事儿,大学30周年大庆活动,攸兰生了一对龙凤双胞胎等。

“孩子,那么,你的咖啡店怎么办?”妈妈在电话那头显然有些着急。

“我还不知道,妈妈。”泰姬叹了叹气。

“孩子,你可能是太累了,回到家里来,休息一段时间吧。”听到妈妈安慰的声音,泰姬的眼泪不知不觉地往下流。

放下电话,泰姬靠着床想了很多,心里一阵惆怅,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她应该怎么办?

月光如柔波荡漾,映在广垠的大地上,诸葛雄飞豪宅的游泳池在深夜却更显得冷清。
 
池边,诸葛雄飞坐在那里,脚丫浸在水里,手边放着一杯咖啡,月色落在水面上,有波光粼粼的感觉,给这静谧的夜凭添了一丝柔情。

第一任妻子、艾丽,还有那温柔而眼睛会说话的泰姬,像影片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交错放映着,他想了很多很多。

竖日,美珠刚踏进办公室秘书台,即看见总经理刘温在向她招手,吩咐她总裁在找她。

美珠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诸葛雄飞倚着办公室的落地窗站着,雪白的衬衣,修长的身材,背后看不出他现在的思想。

“BOSS!您找我吗?”美珠站在总裁办公桌前,恭敬地问。

“嗯,我们还算有缘,同一个大学,说起来我是学长,你是学妹呢。坐,坐,我想了解一些事儿。”诸葛雄飞坐下,对美珠说。

“您尽管吩咐就是了。”美珠坐在总裁的对面。

(请继续关注哦)
发表于 2013-4-30 22: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点评

(24) 上午九点,柏林医院,泰姬坐在攸兰的床边,陪着她说说话呢。 “看了刚出生的孩子了吗,兰子?” “嗯,没想到是两个孩子呢,这下子有我忙的啦。” “迈迪呢?你们有什么新打算?” “姬,我要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2 12:48
 楼主| 发表于 2013-5-2 12: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24)

上午九点,柏林医院,泰姬坐在攸兰的床边,陪着她说说话呢。

“看了刚出生的孩子了吗,兰子?”

“嗯,没想到是两个孩子呢,这下子有我忙的啦。”

“迈迪呢?你们有什么新打算?”

“姬,我要做全职的妈妈了,所以起码有一年的时间没办法打理咖啡店的生意,你一个人行吗?”攸兰拉着泰姬的手。“而且,雨季马上来啦,我们的店真的需要好好修理一下。”

“嗯,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事儿啊,兰子。”泰姬幽幽地说,同时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有新股份的话就好办。”

此时,门被打开,秀莲和美珠走了进来。

“咦,你们怎么会一起来的?”泰姬有些好奇。

“我呢,后天就要飞了,这一次可能有整个月的忙了,一时半时的回不来,所以想跟大家告别啊。”秀莲把手中的水果篮子放在桌上,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

“我呢,请半天的假吧,来看看兰子和我的外甥们。”美珠笑嘻嘻。

“泰姬,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吧,这个人啊,英俊、潇洒,最主要的是为人随和,有钱,很有男人味,怎么样啊?”

“什么跟什么呀?那么好的男人你竟然不要?”秀莲快人快语,欢笑不断。

“是啊,听起来不错,这样的好男人美珠不要了还真可惜啊。”攸兰笑着说。

“我哪有这么大的福气啊?谁叫我貌不如人。”美珠呵呵呵大笑。

“说正经的,究竟是什么人啊?看来来头不小呢。”秀莲问。

“有个人建议帮助时代咖啡店重修整理或是完全收购咖啡店。”美珠说,眼睛却对着泰姬。

“天呀!好事一桩,究竟是谁这么懂我们啊?”攸兰好奇地问。

“不过,那个人有一个条件。”美珠笑着说。

“什么条件?”攸兰、秀莲和泰姬异口同声地问。

“做那个人的女朋友啊。”美珠依然是笑嘻嘻。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谁做谁的女朋友?”秀莲问。

“我的BOSS啊,呵呵呵。”

“诸葛雄飞?”大家异口同声,特别是泰姬感到特别惊讶。

“BOSS看中的正是泰姬啊。”

“泰姬?”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泰姬睁大眼睛,那个学长?

那个偕同家人一起到咖啡店的男人?

“他是有家室的男人,别胡说!”秀莲着急了。

“我的总裁现在还是孜然一人呢。”美珠解释。

“怎么可能?那么优秀的男人啊,莫非是花花公子?”秀莲直口直言。

“呵呵呵,我们泰姬又何尝不是优秀的?”

“姬,我觉得有人为我们咖啡店解围未必是坏事,再说了他不是要你做他的女朋友吗?无妨交个朋友,不合适也说不定啊。”攸兰看了看大家,然后对泰姬说。

“这都是什么年代啦?你们都这么老土?”泰姬笑着说。

“不过啊,兰子的建议不错,泰姬可以好好考虑。”秀莲哈哈哈大笑,好友之忧,她最明白。

“喂,美珠,你在做说客吗?我们可都是好朋友,老同学呢。”泰姬有些瞋怒。

“姬,我知道你为过去的事儿耿耿于怀,可那都是往事了。再说了不是让你去结婚,而是让你学着交男朋友,不适合的话没有人强迫你的啊。大家说是不是?”美珠不依不饶。

这时,大门被打开,迈迪走了进来。

“兰,我们遇到了好人。”

“怎么啦,迈迪?”攸兰拉着迈迪的手。

大家的眼睛同时看着迈迪。

“诸葛先生派人到医院来把费用都交了,而且还送一份大礼给我们孩子们,三年内孩子们在这所医院做检查都是免费的。”迈迪说。

“啊?太好了!迈迪,我正在担忧这笔生孩子的费用呢。”

“我们要谢谢诸葛先生。”

“姬,你还是好好考虑吧。”攸兰、秀莲和美珠意见一致。

泰姬无语,她心里竟有些慌儿了。

(请继续关注哦)


发表于 2013-5-2 22: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诸葛先生还真可爱,竟然以这种方式追女生,投他一票{:soso_e120:}

点评

(25) 两天后,攸兰和两个双胞胎出院了,陈秀莲也开始了她的欧盟国家飞行计划,临走前不忘带了两名工人到咖啡店做泰姬的临时帮手,还再三交代:这是权宜之计,只能帮你个三五天,你一个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所以既然有人建议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6 10:21
 楼主| 发表于 2013-5-6 10: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1 14:05 编辑
郢中倦客 发表于 2013-5-2 22:11
这诸葛先生还真可爱,竟然以这种方式追女生,投他一票


(25)
PB286525-0.jpg

两天后,攸兰和两个双胞胎出院了,陈秀莲也开始了她的欧盟国家飞行计划,临走前不忘带了两名工人到咖啡店做泰姬的临时帮手,还再三交代:这是权宜之计,只能帮你个三五天,你一个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所以既然有人建议帮你整修咖啡店,这是最好不过的事儿了。我感觉这个诸葛先生还不错,你也将近30岁了,再说了你们只是交往交往,有缘的话会走在一起,无缘嘛,做做朋友也就ok了。”

泰姬笑了,这位多年的好友有时候唠叨的像老人,自己的爱情婚姻呢,她有些怀疑。

“我的事儿啊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妈妈说了只要有我自己喜欢的人就可以了。”秀莲还是禁不住泰姬的“拷问”。

原来如此啊,秀莲的直性子,她打从心里敬佩。

时代咖啡店忙碌得很,素可泰大学那么宣传后,前来喝咖啡的顾客络绎不绝,主要是美味的各种咖啡,还有不同味道的糕点。两个工人帮忙端送咖啡和洗盘洗杯,而在台前收款和调拌咖啡已经让泰姬吃不消,连续三个晚上,咖啡店打烊后,清理帐单回到家,泰姬感到特别的累。

刚才从咖啡店里出来外面下了一场大雨,泰姬无奈,只能把头顶着包包回家,然后痛快的跑了一个热澡。从浴室出来,窗外的雨似乎小了,从哗哗啦啦变成了淅淅沥沥。静谧的深夜,恍恍惚惚中听去,觉得那淅淅沥沥声像是一个老人讲着一个古老的故事,可真凝神去听时,却又什么都听不清楚,只觉得曲调无限苍凉。

雨,不知道何时停了,天,不知道何时亮了,泰姬不知道何时醒了,一看才知道自己睡在沙发上,头有些疼痛,还有些发烧。她忽然记起了昨晚的雨,真的好像一首歌曲,像自己的心曲。

叮铃铃的电话响起,一看,原来是美珠打来的。

“起床了没有啊?还好吧?”电话那头笑嘻嘻的。

“刚起床呢.”说完泰姬一阵的咳嗽,是,口干得很,头有些晕。

“我马上过去看你哦,就这样.”美珠不容泰姬多说什么,已经放下了电话。

美珠放下电话之后,跟刘温经理说了一声,便离开了办公室.在她走出大厦的时候,遇到了开车进来的诸葛雄飞,而且和开着车窗向她点头呢。

美珠不得已向诸葛雄飞打了个招呼。

“美珠小姐匆匆忙忙的有急事吗?”

诸葛雄飞打量着旁边这位秘书。

“BOSS我已经向刘总请假半天,我的好友生病了,我去看看她。”

“你的好友?秀莲?泰姬?”诸葛雄飞问。

“是泰姬,这几天她太忙太累了。”美珠恭敬的回答。

那双大眼睛生病了?诸葛雄飞心里沉了下来。

“美珠小姐,我能否和你一起前往探望泰姬小姐呢?”

啊?

美珠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瞪着双眼,打量着诸葛雄飞。

“沉默表示认可,赶紧上车吧,我们一起去看望你的好朋友。”诸葛雄飞说。

泰姬的早餐很简单,一杯热咖啡和一片烤的面包,可是今天的早餐特别没味道,她知道自己病了,找了两片退烧和消炎药,把睡衣换下穿上了在家的便服,她打算睡个大半天后再到咖啡店去去。

头很重,迷糊中还是听到了门铃声,还听到美珠的叫门声。

泰姬有些踉跄地走到房门,一边打开房门,一连串的打个呵欠,看也不看的说:多谢美珠来看我,你自己随便坐坐吧,我不行了,刚才吃了药。”

泰姬说完,踉跄地来到沙发,一头倒了下去。

美珠刚要说话,旁边的诸葛雄飞作了一个"嘘"的动作,她马上静了下来。

诸葛雄飞低声地交待着美珠。

美珠一个劲地点点头,然后看了沙发上沉睡的泰姬,悄悄地退了出去。


(请继续关注哦)
发表于 2013-5-6 16: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部小说,继续关注{:soso_e163:}

点评

(26) 诸葛雄飞静静地打量着躺在沙发的泰姬,眼前这个女人,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她,他现在才注意到,原来她不化妆竟然是如此清纯脱俗! 脸上素净得很,白皙莹润的面颊,五官小巧而精致,不仅如此,裸露在外的脖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7 11:05
 楼主| 发表于 2013-5-7 11: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1 14:06 编辑
郢中倦客 发表于 2013-5-6 16:03
喜欢这部小说,继续关注


(26)

诸葛雄飞静静地打量着躺在沙发的泰姬,眼前这个女人,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她,他现在才注意到,原来她不化妆竟然是如此清纯脱俗!

脸上素净得很,白皙莹润的面颊,五官小巧而精致,不仅如此,裸露在外的脖子也是白白嫩嫩的。还有那粉粉的唇,干净的,象花瓣一样彰显着醉人的诱惑,第一次,绝对是诸葛雄飞认识泰姬以来的第一次,他居然喉结一阵滚动。

把眼睛别到他处,环视房间四周围。

整个屋子里陈设简单,浅粉红色的房间装饰,梳妆台,床铺,衣柜还有摆放整齐的鞋子和包包,原来这个女人的房间竟然这么的干净而且充满浪漫……

想了一想,诸葛雄飞取出随身带来的公文包,打开ipad,开始工作。

窗外橘红的色彩淡淡地照射在公寓的大厅,泰姬慢慢地睁开眼睛,眨着眼睛看着窗外,她知道这时候已近黄昏。

天呀!她竟然睡得那么久?忽然她闻到了香味,那是有人在厨房里做饭的声音。

泰姬嗅着香气,闭起了眼睛,恍恍惚惚中总觉得屋子里还有个人。

她笑了,是啊,一定是美珠那个家伙,只有她喜欢跑到她这里来做些吃的东西.对,想起来了,上午她吃感冒药后昏沉沉地接到美珠的电话,似乎还为她开了门。

味道真好!美珠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呢?

泰姬起身,竖起双手,扭了几个腰身的动作,这时她的习惯,嘴里跟厨房里的人打着招呼:

美珠,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呢?

没有回答声。

泰姬轻轻地走到厨房前,心里在想着一定要好好吓唬吓唬美珠,谁叫她不应声呢。

一个男人的背影呈现在眼前,正在切东西。

泰姬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并惊叫起来。

“你是谁?”

诸葛雄飞慢慢地转过身,他刚才已经听到泰姬呼唤美珠的声音,他知道她醒了。

“啊?怎么是你?”泰姬张大了眼睛,再次惊叫,这个男人,竟然是他!

黄昏丝丝缕缕的光线下,男人颀长而健美的身材堪称黄金身段,脸庞曲线像雕塑般精致无瑕,斜飞入鬓的眉毛在略显凌乱的几缕发丝下若隐若现,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薄薄的唇,有着完美弧度的嘴唇好像总是微微上翘着,仿佛想说什么来着,既有种桀骜不驯的气势,又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温文尔雅。洁白的衬衫,脖子里却挂着兜兜,那是做饭时穿的布兜。

“起床了.泰姬小姐?”他说话时的声音似乎有一股力量,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感觉,明明是询问的话又好像有些暧昧。

“诸葛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儿?”泰姬感觉自己的脸热呼呼的,心儿跳得紧。

“冒昧了,泰姬小姐,我和美珠小姐一起来看你,知道你病得不轻,所以想做一个便饭,这样对病人有好处。”还是那不轻不重的声音,但感觉温柔多了。“要不要看看,我做的是脆肉粥。”然后身子闪了一闪。

往电子炉望去,是刚刚熄灭了火,一锅热腾腾的细肉粥,上面撒了少许的葱花,还有细细的红萝卜丝,味道香而诱人。

泰姬笑了,清瘦的小脸上倏然绽放出一朵纯洁无暇的花,一时间竟让眼前的男人迷了眼。

尤其是泰姬那一双清澈的眼眸,蕴含着灵动的光芒。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果然没错,泰姬的双眼有着灵气,身上时刻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清新自然的韵味,水嫩嫩的。

泰姬咽了咽口水,肚子忽然咕噜地叫了起来。真要命,看见美食肚子就不争气了。

“泰姬小姐是否先换换衣服?然后我们一起吃粥。”诸葛雄飞笑了起来,显然地他听到了她肚子的咕噜声。

泰姬低头一看,天呀!她竟然穿了一件在家的便服,她的脸唰的红了。

连忙转过身,快步走到衣柜前,随手挑了一件衣服,匆匆地走进了浴室。

一会儿,浴室里传来冲凉的声音。


(请继续关注哦)

点评

(27) 泰姬从洗浴间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浅粉红色的连衣裙,发髻把头发都竖了起来,脸稍许的红,走过来闻到一股淡淡兰花般的清香,诸葛雄飞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欢快的舞蹈,随着血流速度的节奏加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8 18:21
 楼主| 发表于 2013-5-8 18: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1 14:08 编辑
泰国梦凌 发表于 2013-5-7 11:05
(26)

诸葛雄飞静静地打量着躺在沙发的泰姬,眼前这个女人,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她,他现在才注意到,原 ...


24.jpg

(27)

泰姬从洗浴间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浅粉红色的连衣裙,发髻把头发都竖了起来,脸稍许的红,走过来闻到一股淡淡兰花般的清香,诸葛雄飞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欢快的舞蹈,随着血流速度的节奏加快,欲望在一步步的升级。

仔细端详着她的五官,越看越是感觉耐看,尤其是她大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还有她小巧柔软的嫩唇。她脸上没有涂抹任何化妆品或者护肤品,散发着沁人心脾的纯美。

浴后的她看起来犹如待嫁的姑娘般羞涩又兴奋,惹人爱怜。

诸葛雄飞清晰地感觉到胸口的位置,跳得这么的厉害。

他悄悄地叹了口气,这个女人正悄悄地占据着他的心,满满地。

泰姬在他的对面坐下。

桌子上两碗脆肉粥,还有一小碟剥好的苹果。

家的感觉。

泰姬忽然心跳的厉害,为刚才的想法而感到羞涩。

诸葛雄飞把一玻璃杯热水端来,递给她。

“谢谢!”她的这声谢谢充满着感激,对诸葛雄飞来说,谢谢这句话并不陌生,但从没有过此时这样听起来有味道的。他看着她双手捧着玻璃杯用嘴吁吁的轻轻吹着热水样子,是如此亲切。

“今天不上班?”她问,但马上又后悔了,多么愚蠢的话儿。

她抬起头来,“呵呵呵,我想吃粥了。”笑声掩盖了刚才的羞涩。

两个人静静地吃着粥,此时无声胜有声。

只有墙上的大钟嘀嗒嘀嗒的响着。

“泰姬小姐,我想我的建议你考虑了没有啊?”诸葛雄飞打破了沉静,他知道自己必须出声,不然此时此刻的浪漫会让他燃烧,也许会把他燃烧得遍体无完肤,他必须保持清醒。前面的这个女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你的建议?”泰姬抬起头,这一碗细肉粥,味道甜美,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喜欢了。被服侍的感觉真的很好很美。

“我希望我能帮你处理整修咖啡店,或者说我可以成为咖啡店的大股东,不知道泰姬小姐的意见如何?”诸葛雄飞咄咄的眼睛直视着她。

“嗯,先整修吧,我们再计划如何?”

“我已经把整个计划案带来了,希望你有时间看看,好吗?”泰姬的回答让诸葛雄飞感到满意。

“我没意见,诸葛先生看着办吧。”泰姬红着脸,她知道她的回答似乎在挑逗他。

“泰姬,我就这样叫你吧,你不要先生先生的叫我,或许叫我雄哥也行。“诸葛雄飞一本正经的说。

泰姬扑哧地笑了。

“不过,泰姬有没有考虑,整修这段时间,你要去哪儿呢?”

“去哪儿?”泰姬一时没明白。

“我是说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就是在整修时代咖啡店这段时间,你能陪我去一趟北部清迈.”诸葛雄飞笑着说。

“清迈?那是我的家乡,难道你也是清迈那边的人?”泰姬有些着急。

回清迈,这是她这段期间最想做的一件事儿,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撒一回娇,她梦里都想做的事儿呢。

“美珠小姐已经告诉我,你是北部姑娘,我回泰国有一些日子了,一直繁忙着,现在就想到那儿走走。”诸葛雄飞很有把握的回答。

泰姬想了想:

“怎么走?咖啡店的修理我需要做什么呢?”

“我已经吩咐设计师和建筑师,大概十天左右就可以整修好咖啡店,明天你到店里看看,不妨和我的设计师说说你的个人想法。”诸葛雄飞说。

“我们就自己开车去,边走边玩,好吗?”说完,诸葛雄飞大笑了起来。

不愧是生意人,即使到北部的事儿还胸有成竹,计划妥当。

(请继续关注哦)

发表于 2013-5-8 23: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关注:handshake

点评

(28) 当晚,泰姬给美珠电话。 “你对你的总裁有什么看法?” 电话那头传来哈哈哈的笑声。 “英俊、潇洒、有钱、管理有方,这是我对我们这位学长的定论。据说他曾经有过婚姻,但后来又失败。” 泰姬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9 17:28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17: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9 17:29 编辑
荷风竹露 发表于 2013-5-8 23:17
喜欢!关注



(28)
U5270P704DT20110906141549 (1).jpg

当晚,泰姬给美珠电话。

“你对你的总裁有什么看法?”

电话那头传来哈哈哈的笑声。

“英俊、潇洒、有钱、管理有方,这是我对我们这位学长的定论。据说他曾经有过婚姻,但后来又失败。”

泰姬放下电话时耳边还隐约地响着美珠的那句话: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谁又没有过去呢?最主要的是未来,两个人能否在一起,主要是相处,只有相处才能了解一个人。既然有机会了,就不要轻易放手啊。”

第二天大清早,泰姬给攸兰去电,报告诸葛雄飞整修咖啡店的细节。

“姬,你就放心吧,既然这是一个好机会,就好好接受,至于两个人能不能走在一起,这些都是缘份。再说了诸葛先生是大好人,我们一家子都感激他,烧香拜佛的保佑他。”

放下电话,泰姬心里都笑了。

身边的朋友都是一个德行,这么快的接受他啊!

再次踏进时代咖啡店,诸葛雄飞的设计师阿隆汶已经在咖啡店门前等候。

看了咖啡店的蓝图,泰姬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了设计师,还有一些要注意的细节。

建筑师他威信.詹立已经带来一组工人,和泰姬几句话后继续跟设计师阿隆汶谈话。

“本店因整修暂时不开张,请谅解”泰姬把这条蓝色的横幅贴在店前的玻璃门。

一辆黑色的法拉利刚好停在店门前。

诸葛雄飞走下车,和泰姬打声招呼,进店和设计师阿隆汶、建筑师他威信.詹立交待几句后,吩咐泰姬上车,到她的公寓取随身用品。

道路两旁翠绿的叶儿在微风中欢愉地轻颤,泰姬微眯双眼看向湛蓝的天空,有一点儿的晕眩,他来的时候给她一个赞美的眼光,而她的心儿飞上了云端。呵,今天的阳光多么的耀眼,而他的笑容又是多么的明亮。

汽车出了城门后,越跑越快,泰姬趴在窗口,看着路边快速退后的绿树野花,心情比这夏日的天更明媚。诸葛雄飞微含着笑意,目光柔和地看着身边的泰姬,今天的她出纳了一件窄管的牛仔裤,一件淡蓝碎花衬衫,外加一件小外套,正衬出她纤细的腰身,以及修长的双腿。车上两人虽然一句话未说,可彼此感觉到了他们都在享受着吹面的风,美丽的风景和彼此的好心情。

“泰姬,我们一路北上会先经过华欣,据说那里的海滩非常漂亮,我们先去那里看看,住一个晚上,然后继续向上。”诸葛雄飞建议,此时的心情,此时身边的美人陪伴,何乐而不为呢。

“都听你的。”泰姬轻轻地说,多年了她没出去走走。

海滩,一直是她向往的景点。

听到泰姬的回答,诸葛雄飞笑了,在触手可及的距离内感觉到有人做伴的温馨,更何况是个温柔可人的女人。

华欣(Hua Hin),泰国中部的一座海边小城,距离曼谷大约300公里,与芭堤雅隔海相望。华欣因为碧海白沙风光迤逦而受到泰国王室的青睐,在此修建了避暑行宫,成为了王室度假胜地,现在的泰国国王每年都会来这里避暑消夏。绵延10多公里的白色沙滩还是让人赏心悦目。沙滩旁有不少5星际酒店,高大建筑也主要集中在这里,但一般跟海滩有一段距离,而且也不存在所谓的‘私有专属海滩’,整个海滩都是免费的,游人可以随意玩耍,除了洋伞躺椅需要租的。

泰姬坐在洋伞躺椅上说:

“华欣的一大特色就是可以在海滩上策马扬鞭,可以骑着马儿在白色沙滩上悠闲踱步。或是海滩上是放松身心,享受阳光海滩带来的愉悦。”

海风徐徐出来,泰姬的脸晒的有些红,晰白的皮肤更显得她的清纯。

诸葛雄飞带着墨镜,就在泰姬的身边的躺椅上。他刚才悄悄地打量着身边的泰姬,海风带来的是她芬芳的呼吸。

“你呢,想骑马还是游泳?”

“我?不,就想这么静静地坐着,听听海浪的呼哨,看看游人,享受阳光和堪蓝的天空。”泰姬笑了,难道出来一趟,海风、沙滩、海浪、椰林,这已经足够了。

“呵呵呵,原来泰姬这么容易满足啊!我在美国的时候就听说了华欣皇家海滩是情侣们的天堂,永远有着一颗年轻的心。”诸葛雄飞心情特别的好。


(请继续关注哦)
发表于 2013-5-9 20: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静静地坐着,听听海浪的呼哨,看看游人,享受阳光和堪蓝的天空。”
这种感觉非常惬意,正是我所喜欢的{:soso_e112:}
发表于 2013-5-9 21: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关注中.......

点评

(29) 泰姬笑了笑,她没有回答。 现在是六月,海水还挺凉,但海里已经有人在游泳,浴场的海滩上却少有人迹。空荡荡的沙滩平整干净,被海水冲上岸的一些海藻已经干枯了,变成黑色,与破碎的贝壳一起,在沙滩上留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0 16:14
 楼主| 发表于 2013-5-10 16: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1 14:10 编辑
荷衣绝纤尘 发表于 2013-5-9 21:16
喜欢!关注中.......


(29)

U5270P704DT20110906141702.jpg

泰姬笑了笑,她没有回答。

现在是六月,海水还挺凉,但海里已经有人在游泳,浴场的海滩上却少有人迹。空荡荡的沙滩平整干净,被海水冲上岸的一些海藻已经干枯了,变成黑色,与破碎的贝壳一起,在沙滩上留下一道清晰的水际线。

这是泰姬第二次来到海滩,第一次仿佛已是上辈子的事儿了,那是大学第一年和同学来海滩旅游。

泰国是旅游国家,三分之二都是海洋,可惜她远居泰北,只有高山树林,看海对她来说是一件很奢望的事儿。

但此刻身处海边,感觉与第一次不同,她居然和一位男士两个人在欣赏大海。

他们开始聊天,诸葛雄飞絮谈了一些公司里发生的事儿,以及目前的发展境况,而后各自谈及他们的学生时代,以前做过的一些杂事等,他们聊得十分开心。

徐徐的海风中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正是海水退潮的时候,终于可以到海滩走走。

“海!"泰姬欢呼。

诸葛雄飞伴着她向沙滩上走去。泰姬迫不及待地脱掉了自己的鞋子,赤着脚在沙滩上奔跑起来。软软凉凉的沙踩上去的感觉真好,而海水清凉且温柔。她兴奋地回头对着他微笑,指着他看海平面上多变的波光。

“看!多美啊!”

“想想看,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说不定就是在这样的景色中得来的灵感!好羡慕哥本哈根的美人鱼,可以日日夜夜地眺望大海!”

“呵呵呵,小姐!你是无可救药的唯美主义者。”他回敬道。

她对着他眨眨眼睛,露出了淘气的笑容。

“我以为你很赞成我的审美观呢 。”

“不及某人。”他呵呵呵大笑。

她情不自禁地涨红了脸,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呢,他有些意外地笑了,“怎么啦?难道没有人称赞过你的美丽吗?”

她有些无措地耸了耸肩。

“有啊。可是----可是这种应酬的话当不得真嘛。”而且没有人用你这种方式来赞美过我啊。她在心底加了一句。

“呵呵呵,这么说来曼谷的男人都瞎了眼啦。”他笑了起来。

她跳起来追着要打他,他放声大笑,满沙滩绕着让她追他。当然没有尽力而逃,而她当然也不是在狂追猛打。他们的笑声回荡在海面上,如波光般乱闪,泰姬的眼睛因愉悦而发亮,她的脸因户外的空气及心情的欢悦而嫣红。

等她终于喘息而停下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和她一样明亮,而后温柔的说:我们去游泳。

“我不会游泳,真的。”

在阳伞下喝了杯果汁之后,他们决定开车到附近走走。

车子平顺地路上滑过,沿着临海往下直开。这一带都是华欣有名的游览区,道路两旁的椰子树特别挺拔,漂亮。

黄昏的空气中浮荡着野花的香气,泰姬将车窗开到底,任由车外清爽的凉风拂乱她的发丝。

车子在海面一处停下,望着碧绿的海浪,泰姬只觉得心旷神怡。

“海,真的很美!”是,此时的心境更是欢愉,因为他就在她的身边。不想明天怎么样,只要好好的把握现在美好的时光。她不禁细细地回味着美珠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诸葛雄飞有些醉意,多日繁忙的工作一扫而尽,眼前这位女人,此刻痴醉的样子,原来她的欲望竟这么的简单。

(请继续关注哦)

点评

(30) 天际的最后一丝光明终于消失在地平线上。 车子向市内开了回去,晚餐时间已经到了。两个人在车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很有默契,这样子汽车开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在一家看来十分窗明几净的西餐厅前停了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1 14:12
 楼主| 发表于 2013-5-11 14: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1 14:16 编辑


(30)

天际的最后一丝光明终于消失在地平线上。

车子向市内开了回去,晚餐时间已经到了。两个人在车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很有默契,这样子汽车开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在一家看来十分窗明几净的西餐厅前停了车,进去坐了下来。

菜上来以后,泰姬惊愕地发现自己真的饿了。一整个下午的游玩令她胃口大开,诸葛雄飞也是一样,他们吃得几乎没有时间说话,一直等到餐后的水果送上来时,她才长长吁了口气。

诸葛雄飞吃完菠萝,往后靠在椅背上。

“泰姬,给你妈妈电话了没有?给老人家报告你回家的消息啊。”他说。

“不啦!我要给妈妈一个惊喜。”

“我是说,先到你家里去,然后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诸葛雄飞看着她。

“好的。”他要带她去哪儿?她在心里纳闷着。

前面这个女人真好,唯他是从。

晚餐后汽车从市内往海边的五星级大酒店方向开去。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天很高,也很黑,星很稀,也很暗。

街道两侧树上的叶子纷纷随风而落。

泰姬打开车窗,伸手握住了一片落叶,喃喃说:“起风了。”

街上偶有的几个行人都缩着脖子,匆匆往家赶。

“今晚看样子要下雨了,本打算带你去逛逛夜市呢。”

“回去好好歇息吧。”泰姬望着窗外黑漆的天空,一场大雨,就要来啦。

汽车刚开进酒店,一场倾盆大雨来临。

两人互道晚安,进各自的房间睡觉。

大清早,天气比昨天凉快多了,多亏了昨晚的大雨。

在酒店用过早餐,两人决定出发到清迈。

从华欣到清迈大约700公里,诸葛雄飞和泰姬一路说说笑笑,他们都很随意,走到哪儿想停就停,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来到清迈。

泰北名城清迈,素有“北方玫瑰”之称,不仅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且风景名胜众多,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在泰国旅游市场中,清迈一直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席位。

清迈是个清静自然的城市,雨季期间来清迈的游人不会太多,可以尽情享受小城的悠闲。世界上有河川保护的都市已经不是很多,但清迈古城算是其中之一,许多游客喜欢乘坐嘟嘟车游览古城。

清迈古城呈四方形、全长约2.5公里,古时用砖块筑建而成,每个角落设有城堡,整座城共有五道门可以出入,如今城墙虽然已毁,但五道城门仍旧保存着。这里有代表着泰北灿烂文化的古老寺庙,也有现代化的高楼、林荫遮蔽的小街;有融合着当地传统文化的建筑、服装,还有各具特色的美食、工艺。不仅如此,它又是气候凉爽的著名避暑胜地,也是曾经泰王国的首都;是风景秀丽、玫瑰芳香的小城,还是泰国纺织业的重要支柱,精美的丝绸、纺织品从这里走向世界。

(请继续关注哦)

点评

(31) 泰姬的家在清佬县,这附近一带有环绕山谷的河床,河水不深,时而溅起水花,撑来漂去,令人神往。如果运气好,还会遇到在河中喷水的大象。在清迈骑大象是个非常有趣的体验,想想看,骑着大象穿越丛林,翻山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3 13:11
 楼主| 发表于 2013-5-13 13: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3 13:15 编辑
泰国梦凌 发表于 2013-5-11 14:12
(30)

天际的最后一丝光明终于消失在地平线上。


(31)

泰姬的家在清佬县,这附近一带有环绕山谷的河床,河水不深,时而溅起水花,撑来漂去,令人神往。如果运气好,还会遇到在河中喷水的大象。在清迈骑大象是个非常有趣的体验,想想看,骑着大象穿越丛林,翻山涉水,体会古代皇帝以象代步的情景,品味越野情趣,这绝对是一生中难得的绝妙回忆。

“听你这么一说,你的家乡还是真是世外桃源呢。”诸葛雄飞看着汽车,自从进入清迈城 ,听到的都是泰姬的介绍。

“呵呵呵,世外桃源?要自己去体验。”泰姬笑着回答,归家心切,马上就可以见到妈妈了,怎不让她高兴呢。

黑色的法拉利流畅地滑过乡间的道路,将道路两旁大片的田野毫不吝惜地送入车主眼中。雨季来临,乡间的空气清新而润泽,受够了曼谷的车水马龙之后,终于能这样不受阻碍地开车,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 。

车子转了一个弯,那一片花圃已然在望 ,诸葛雄飞啧啧赞叹:

这就是泰姬的家吗?

一座正宗的泰式木屋竖立在花圃中间 ,周围都是花花草草 ,而且还静悄悄的。

诸葛雄飞慢慢地把车子停在木屋前面。

门没有关,只见纱门是掩着的,从门口可以看出客厅里头的摆设,下午四点多柔和的阳光洒在拚花板上,更衬得这个以淡黄和棕褐为主色的客厅分外明亮。

泰姬推开门,便听见紧连着大厅后面的厨房的响动声,并飘来一阵香味,正宗泰北的辣酱味道。

“妈妈 ,我回来啦!”泰姬放下包包 ,快步地走到厨房。

“妈妈,我回来啦!” 泰姬这一句普通的问话却让跟在身后的诸葛雄飞心头一个颤抖,眼前似乎有个瘦小的身影在多年前也曾经这样在放学后把书包一扔,对屋前的妈妈说:妈妈,我回来啦 ,好饿啊!有什么好吃的?

然后会看到妈妈蹲下来抱着他,吻吻他的脸颊,牵着他的小手说:洗洗手,然后我们去吃糕点。

“雄飞,这是我的妈妈。 ”泰姬的声音催醒了他的沉思。

他抬头。

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身穿浅蓝花边的筒裙,上身是一件白色花边的衣服,两手搓着胸前的做饭布兜,一脸的笑容 地看着他。

“ 阿姨好!”诸葛雄飞双手合十,头稍微的低着,向泰姬的妈妈问好。

泰姬的妈妈上下正打量着他 ,女儿两年多才回来一次 ,还带着一位俊俏的男人。

请坐!请坐!泰姬的妈妈连忙打招呼。

泰姬心中有些乱,就像是揣在怀中的小兔一样,七上八下地跳着。

幸好,妈妈看诸葛雄飞的眼睛是温柔的。

此时 ,诸葛雄飞似乎也闻到了辣酱的味道。

“味道真的很香!辣酱味道?”诸葛雄飞问。

这么一问,泰姬的妈妈感到有些意外,他也知道辣酱吗?

诸葛雄飞看到了泰姬妈妈眼中的疑问,连忙说:我挺喜欢吃辣酱的。

是吗?泰姬看了他一眼,代替妈妈问他。

“在美国十几年,但是泰国餐厅我还是常常去的,特别是那个冬阴功,还有带有蒜味的辣酱,加上一些生菜 ,味道超棒。”

听他这么一说,泰姬的妈妈笑了 ,她第一眼就喜欢女儿带回来的这位曼谷男人。

坐下 ,听听泰姬妈妈的介绍,才略略知道她家的景况。

泰姬父亲在邮局工作但已去世多年,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今年刚上了大学,妈妈靠着泰姬爸爸每个月的政府补贴金 ,还有一亩地可以种些蔬菜,做些辣酱送到菜市场卖,过着小康的生活。

诸葛雄飞听泰姬妈妈说完话,打从心眼里佩服这一家人。泰姬的勤劳多半是她妈妈的遗传。

“阿姨,泰姬的咖啡和糕点都不错。”诸葛雄飞说。

“姬儿做的饭菜也不错。”泰姬的妈妈笑着说,这个男人在称赞女儿,看起来两个人的感情不错。

真的?你也会做菜?诸葛雄飞用怀疑的口气 ,微笑地问泰姬。

“勉强会做几样家常菜吧. 传统的北方菜中有一种叫做“勘托克”的菜系,包括咖喱、炸鸡、酱汁、炸脆猪皮和野菜,吃起来十分可口。”泰姬微微笑,很多事儿是需要相处才能相互了解。

“那今晚就将就的住在这里吧。姬儿的弟弟的房间空着呢,他呀住在大学的宿舍,听说那是大学的规则 ,大一的学生都必须住校,大二就可以来来回回。”说到两个儿女,妈妈特别高兴,露出开心的微笑。

“谢谢阿姨!”诸葛雄飞连忙答应,他看见了张大嘴的泰姬,有些意外,有些高兴。

高兴?呵呵呵 ,诸葛雄飞高兴无比 。

(请继续关注哦)

点评

(32) 灿烂得有些晒的阳光,绿得要滴油的菜地,以及田间地头辛勤劳作的农人,让诸葛雄飞的心踏实,此刻他和泰姬沿着田边慢步而行。田埂上,是荷锄归家的农人,没有牧童,却见到了几个村民用树皮做的简陋笛子吹着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6 11:44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11: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6 11:49 编辑
泰国梦凌 发表于 2013-5-13 13:11
(31)

泰姬的家在清佬县,这附近一带有环绕山谷的河床,河水不深,时而溅起水花,撑来漂去,令人神往 ...


(32)

灿烂得有些晒的阳光,绿得要滴油的菜地,以及田间地头辛勤劳作的农人,让诸葛雄飞的心踏实,此刻他和泰姬沿着田边慢步而行。田埂上,是荷锄归家的农人,没有牧童,却见到了几个村民用树皮做的简陋笛子吹着走调的欢乐,看到他们,这些村民大大咧咧地腾出一只手,指指路边,示意他们让路,从他们身边经过时,虽有疲惫之色,神态却安详满足,脚步轻快地赶着回家。

“好羡慕!”诸葛雄飞开了个口。

“羡慕什么?”泰姬问,几缕发丝在风中飘舞。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

泰姬无语 ,默默地享受着此时的安宁。

日头已经西斜,田野间浮起朦朦暮霭。袅袅炊烟依依而上,时有几声狗叫鸡鸣。母亲的叫声传来 ,原来是吃饭的时候到了。

母亲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一张竹席,一个大托盘,里面摆着几道菜,门外的晚风出来,一阵阵香味 。

这是正宗的泰北人的生活 ,全家围席而坐 。

“这是泰北有名的辣酱,沾上烧烤的茄子或是甜椒,味道不错;这是酸辣汤,里面都是蔬菜;还有这烧烤的猪颈肉,加上辣酱,掺合和白米饭,尝一尝吧。”泰姬的妈妈一一介绍今晚的菜肴。

看着美味佳肴,经过泰姬妈妈这么一介绍,诸葛雄飞的肚子已经咕噜作响,当泰姬的妈妈介绍完毕,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动手了。

美味!美味!诸葛雄飞不停地赞叹着 ,这地道的泰北美食,深深地吸引了他。

“其实,这些菜都是我们再普通不过的,而且我妈妈的做的辣酱味道特别叫卖呢。”泰姬一边吃一边说 。

“嗯,阿姨怎么送到市场去?”他问 。

“市场那儿两天一回会有人准时来取辣酱,然后送到市场去。”

“应该送到曼谷的超市摆卖。”诸葛雄飞的话让泰姬母女开怀大笑。

“我要做一些辣酱,让你们捎回曼谷去。”泰姬的妈妈微笑地说。

当晚,木屋二楼的睡房。

“姬儿,这个男人稳重,看起来为人不错,你在交往的男朋友?”泰姬妈妈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

真的是这样吗?

泰姬缩在妈妈的怀里,亲热地搂着妈妈的脖子。

“你要知道你的幸福就是妈妈最开心的事儿。”妈妈看着女儿撒娇的样子,一脸的幸福。”我当然知道姬儿的选择都是对。”

“姬爱妈妈。”泰姬蹭着妈妈 ,一天的劳累和疲倦,让她很快就入睡了。

11.jpg

(请继续关注哦)

点评

(33) 诸葛雄飞醒来,他习惯地把右手向床头一抓,空空也,转一个身双眼看着上面的屋顶,才想起这不是曼谷,不是他的睡房,而是在泰北,泰姬的家里。 匆匆冲了一个凉,念经的声音传来,快步走到窗户前,只见屋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6 13:30
 楼主| 发表于 2013-5-16 13: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6 13:34 编辑
泰国梦凌 发表于 2013-5-16 11:44
(32)

灿烂得有些晒的阳光,绿得要滴油的菜地,以及田间地头辛勤劳作的农人,让诸葛雄飞的心踏实,此 ...


(33)
1.jpg

诸葛雄飞醒来,他习惯地把右手向床头一抓,空空也,转一个身双眼看着上面的屋顶,才想起这不是曼谷,不是他的睡房,而是在泰北,泰姬的家里。

匆匆冲了一个凉,念经的声音传来,快步走到窗户前,只见屋子的门口,泰姬和她的妈妈在布施和尚。看,她们赤着脚跪着,虔诚地在听和尚的诵经 。

收拾完毕,诸葛雄飞已经闻到楼下阵阵的咖啡香味,泰姬妈妈呵呵呵大笑:

“这就是曼谷人喜欢喝的饮料啊?”

“妈妈,这叫咖啡,尝一尝嘛。”泰姬笑着说 。

眼睛刚好看见一家下楼的诸葛雄飞微笑着打招呼:

“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要不要来一杯热咖啡?”

诸葛雄飞向泰姬的妈妈打招呼:阿姨,早上好!

“谢谢泰姬。”

早餐后,泰姬和诸葛雄飞今天要去素贴山拜佛。

素贴山海拔1000米,是清迈市的标志。素贴山上著名的佛教圣地“双龙寺”,当地人称此山为“遇仙山”或“会仙山”,双龙寺是泰国著名的佛教避暑胜地,位于泰国清迈,是一座由白象选址、皇室建造,充满传奇色彩的庙宇,传说有位锡兰高僧带了几颗佛舍利到泰国,高僧们为了怕让人抢走,便决定将舍利放在白象上,由白象选择一处可以建寺供奉舍利的福地,白象随意游荡,便在双龙寺的现址趴下,人们就建了舍利塔,又由于山路两旁有两只金龙守护,所以便叫做“双龙寺”。这里建筑周围苍松翠柏,古木参天,两条用彩色玻璃和扇形彩釉小瓷砖镶嵌的巨龙,雄踞石阶两侧,各有大小7个龙头,龙首高翘,威风凛凛。山坡上开满五色玫瑰,山顶白云缭绕。站在素贴山上,极目远眺,泰北小城尽收眼底,远处山脉丘陵环抱着清迈,使得它与外世隔绝,然而也正因此,它的遗世独立,才显得魅力十足。诸葛雄飞不由发出声声感叹。

“清迈处处都有风景 ,素贴山我还是第一来呢。”

“曾听你说来清迈是为了办事,顺便看望亲戚,是吗?”泰姬一边拍照一边问。

“正要跟泰姬商量呢,我要去看望的人在清莱,在皇太后花园附近,我们明天出发到那里去 ,好吗?”诸葛雄飞说。

“没问题,你安排就是了。”泰姬回答。“都是你什么人啊?“”

“呵呵呵,先不告诉你,明天到了自然就知道了。”诸葛雄飞神秘地说。

有些神秘!泰姬心里想。

第二天上午,泰姬和诸葛雄飞跟妈妈交待后他们出发到清莱。

(请继续关注哦)
发表于 2013-5-16 20: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没空拜读,刚才一口气看完了,喜欢!即可看美文又可了解不少泰国的地理风光和美食,真好!

点评

(34) 清莱是泰国最北部的首府,距清迈168公里,需要两个半小时的车程。 泰姬坐在诸葛雄飞的身侧,一路嘀嘀咕咕不停,东拉西扯,一会说她的菜,一会说她的咖啡,一会说起她的家人。讲到高兴时,会自己笑得前仰后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7 12:25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12: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7 12:28 编辑
郢中倦客 发表于 2013-5-16 20:08
这几天没空拜读,刚才一口气看完了,喜欢!即可看美文又可了解不少泰国的地理风光和美食,真好!


(34)

清莱是泰国最北部的首府,距清迈168公里,需要两个半小时的车程。

泰姬坐在诸葛雄飞的身侧,一路嘀嘀咕咕不停,东拉西扯,一会说她的菜,一会说她的咖啡,一会说起她的家人。讲到高兴时,会自己笑得前仰后合,讲到不开心时,会皱着眉头,好像别人欠了她的钱。

诸葛雄飞开着汽车,抿着嘴微微地笑着。三四天一起生活,他对泰姬有了些了解。泰姬的温柔,孝顺、爱家和经营咖啡店的头脑,令他佩服。爱情这朵纯洁的小花,已经不知不觉地在两个人的心中开始结起了花蕾。

可是他心里有个心结,越靠近清莱,他的心却越来越沉重。

泰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路上她说个不停,只为了掩盖她心中的某些惧怕。这几天和他的相处,让她理解他的为人和某些思想,那种渴望得到却又害怕带来伤害的情感,让她感到慌恐。

有人说的,相爱容易相处难。

可是他们的相处很融洽,这能代表他们彼此相爱吗?

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汽车里的沉默,原来是美珠的来电。

“曼谷这边连续两天都下雨。姬,你怎么样啦?和我的BOSS的相处又如何?有什么进展吗?”美珠在电话那头儿冲锋枪似的一连串的好奇。

“死丫头!”泰姬笑着回答,眼睛却偷偷地瞟了旁边的他一眼。

诸葛雄飞微笑着。汽车这么小的空间,美珠那边的话儿他听得一清二楚,他静静地,只想听听身边的女人怎么回答她好友的问话。

“瞧你说的好像是顺风耳千里眼啊?”泰姬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么说是真的啦?”

“什么真的假的?胡说八道!别忘了代我去看望攸兰的两个宝贝啊。我挂了。”泰姬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她不想跟美珠拉扯太久,毕竟身边还有个他在呢。

放下电话,车子里好一阵的沉默,各自在想着事儿。

“泰姬,你怎么就不问,清莱那儿有我什么亲戚?”诸葛雄飞打破了这个窘。

“你想告诉我的话,我就会知道的啊。”泰姬回答,她心里确实有些好奇。

“我….”诸葛雄飞看了泰姬一眼,这个女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善解人意。

“我带你去见一位我尊敬的长辈,宋妈妈。”他说。

泰姬看了他一眼,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宋妈妈是莫小纤的母亲。”诸葛雄飞停了一停,又看了泰姬一眼。

没有任何回音。

“莫小纤是我的第一任太太。”

“第一任?”泰姬轻轻地惊叫,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第一任?还有几任啊?

她咬了咬自己的薄唇,再次保持沉默。

(请继续关注哦)

点评

(35) 诸葛雄飞忍不住了,他把法拉利停在路旁,把车窗打开一半。 “泰姬,也许在你的眼中我是一个很糟糕的男人。我有两次失败的婚姻,所以我害怕,可是,遇到了你,我…..心动了!无可救药!过去对我来说是一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8 00:03
 楼主| 发表于 2013-5-18 00: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5-18 00:06 编辑


(35)

诸葛雄飞忍不住了,他把法拉利停在路旁,再把车窗打开一半。

“泰姬,也许在你的眼中我是一个很糟糕的男人。我有两次失败的婚姻,所以我害怕,可是,遇到了你,我…..心动了!无可救药!过去对我来说是一场梦,怎么进去的又怎么出来的,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可是,那都是过去,我想好好的重新我的生活。”诸葛雄飞有些紧张,更觉得自己语无伦次。

泰姬静静地听着,不动声色,可是他刚才的一番话却如同惊涛骇浪,令她震惊。

这个男人,他的过去简直就是一本小说故事,精彩无比。

而她的故事呢,是否也是一本小说?或许就是一本根本不值得看的小说而已。

想到这儿,她再次无语。

诸葛雄飞注视着身边的泰姬,他想从她的脸上找出答案。

脸色苍白得仿佛透明,可她墨黑的双瞳中依然是那么的清纯。

她无动于衷?

他猜不出她的心思。

“你不在意我的过去?”他开始变得烦躁:“还是你根本不在乎我?”他的话匣子一开始就无法遏止。或许是,一些事儿在他的心里已经压得太久,化脓得太久;久得一旦冒了一点头出来,就自然而然地争先恐后往外喷了。

“莫小阡多年前是有名的一个艺人,结婚以后也不肯放弃她的工作,可是那只是一个借口。她真正不肯放弃的是和男人结识,受男人包围、被男人赞美的机会。报纸上有不少捕风捉影的报道,家里的仆人也都在私底下窃议不休…….她每天晚上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门,有吃不完的饭局,参加不完的应酬等等。你知道吗,莫小阡是很漂亮的女人,每一次要出门的时候就会兴奋得发光,她,从来不曾对我表现出那样的光彩,一次也没有。”

“那你们一直在一起?”

“我们不会离婚的,因为离婚对我和我的家族来说,会引起更多的丑闻。后来,我们常常吵架,吵得很凶,莫小阡甩门,砸东西……”

“后来呢?”泰姬大着胆子问。

他转过头,直直地看进了她的眼睛。“我能怎么办?”

他痛恨地说。

“我妈妈被气得心脏病发作送进了医院。一个家,就好像冷得像冰窖,永远布满了紧张的气氛,叫人害怕下一场争吵会更加激烈。亲朋好友都劝我干干脆脆的离婚算了,对我,对她,对双方的父母都好!”

泰姬巍巍地吸了口气,她开始更深地了解眼前这个男人的伤痕及背景。

“或许,你们应该有个孩子,很多人说过有了孩子家庭就会和谐。”泰姬说。

“生孩子!”他苦涩地道:她…..”他抿了一下嘴角。

“有一回儿我们吵得特别厉害,她嚷叫说我早已把孩子打掉了。”握住车盘的手背上都浮现了青筋。

“我不知道她怀孕的事儿。有一阵子我没有法子确定,我一直来称作太太的女人,有没有把我当作丈夫呢。”

“雄飞!”泰姬再也忍不住地伸出手,轻轻地放在他的手臂上,只愿自己能给他一丝安慰,只愿他受苦的时候她曾在身边陪伴过他。“但是你爱她,不是吗?”

“是的,我爱。”他的声音变得黯哑了:“可是,她用世上最残酷的方法杀了我,她竟然带着另一个男人上了我的床。当时,我恨不得把她凌迟处死。后来,宋妈妈跑进了卧室,用身子挡住她的女儿,要给我下跪,我……”他的声音渐说渐沉,终于成了一片寂静,半晌之后又接下去:“我选择了离开,去了美国生活,讽刺的是,她在第二年的春天死于心脏病,这不是很可笑吗?她,根本没有心!”

“雄飞….”她踯躅了,强烈地希望能够说点什么平息他的痛苦,却又怕自己说是的不对,或许说的只是火上浇油:“也许…..她根本是身不由己?也许她根本是心理上有病?也许….”她小心翼翼地说。

“也许吧,有一天半夜我因口渴起来喝水,正好撞上了那一幕,莫小阡和宋妈妈两个人吵得很凶,宋妈妈正和她讲道理。那天莫小阡打扮得很漂亮,她毫不留情地大笑,叫宋妈妈闭嘴,说我诸葛雄飞既然给不起她所要的那种充满刺激的生活,就没有资格要求她留在身边,然后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宋妈妈,深深地沉在沙发椅中,将她的头埋在手心里,开始沉痛地哭泣,哭得像个孩子。你知道吗,宋妈妈的哭泣声一直在我的心里,十几年了,无法消逝。”

(请继续关注哦)

点评

(36) “我走了,以为这世界都是灰色的,可是我遇到了艾丽,那么清纯的大学生,她安慰我,抚平了我这颗创伤的心,我等着她长大,毕业,我们同居了三年,可是当她毕业时却告诉我,她不会和我在一起,因为她怀孕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5-19 10:4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9-12-12 21:40 , Processed in 0.26562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