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2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3040|回复: 6

[评论与专访] 轻与重的诗意 ——关于《天生丽质》的阅读片断(刘 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5 21: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轻与重的诗意
  ——关于《天生丽质》的阅读片断

  刘  波


  

  现代诗何以这样写?
  --那吸引你读下去的,是一种味道,一份意境,三言两语,如小诗,却又非小诗,因为她不仅仅是重,她还有轻,不是闲情逸致的舒缓,而是接续传统的轻灵。在当下,我们普遍欣赏重口味的诗;而对于诗人来说,你往重里写容易,但当你再想重新回到轻时,可能就难了。
  事实也正如此,在这个心魂不安的时代,我们越来越惯于写重,但是诗歌作为语言、情感和时间的艺术,有时候也需要轻。一旦必须面对这种“轻”时,诗人们可能就须弃主流而孤行,无可逃避,唯有领受。
  为什么叫《天生丽质》?
  --沈奇给出了一种阴性的命名。这种阴性,看似轻,实则也有重。天生,就是自然而然的,没有后天的雕饰,此谓“天生”。丽质,姿色很美,不是靠化妆可得来,而是自然的姿容,此谓“丽质”。这些“双字”之诗,对于沈奇来说,有一种天成之意:这诗不是做出来的,而是从诗人心里流出来的。或许,他在内心酝酿已久,只等那喷薄而出的时机。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1: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怎么进入《天生丽质》?因为她不像现在很多诗歌那般热闹,没有紧张感,也无悬念性,他似在回归一种传统的从容。对这样的诗,不可从预先设定的某个概念进入,而是要边读边感受,这是一种进入的方式,或许是唯一的方式。
  边读边感受,其实就需要我们用心去悟,用魂去靠近那些梦幻般的词语组合。
  可以看出,沈奇是以尝试的心态在写《天生丽质》。
  诗人一直都在体悟,体悟什么?禅、佛、道,信念,缘分,诗性,美学抱负,思想疑难,人生困境,都是他笔下的现实。而我们要走进这诗的内部,还需要大悟,不仅要悟诗本身,还要通过诗去悟人:沈奇在关注和评论了那么多先锋的、前卫的、反叛的、颠覆的现代诗人诗作后,为什么要以这种温润的、柔和的、出其不意的方式写诗呢?这似乎是一个悖论。很多了解和熟悉沈奇的人,都可能会有此疑问。
  我们想从诗人那儿获得答案,似无必要,最终还需在阅读中理解。
  诗人以这种实验性的审美方式让我们突破审美惯性,贴近汉语,解析创造,这是诗人愿意冒险的根本。在现代与古典之间,在本土与西方之间,到底谁是先锋,谁又是先锋的敌人?如深究,回答起来并不简单。令人困惑的命题,是个未知数。
  深入这些亦古亦今的词语和句子里,我们或许能隐约找到二者的秘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1: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沈奇在评诗时,是个坚定的现代派,但他写诗时,却窜进了古典,他在传统中吸取的营养,足够让他在此后的诗歌写作中受用终生。
  对此,沈奇本人谓之“开倒车”,我倒觉得这倒车开得好。车一直往前开,在悬崖边时也得后退,否则,车何以有倒档呢?我不揣冒昧地提出自己的想法:沈奇这种“开倒车”的创作,何尝不是为了今后的前行之路上把车开得更顺更快呢!对于诗歌,我们一直在前进,要先锋,先锋,再先锋,一路先锋到死--万一“死胡同”呢?完全有可能。要真为先锋留条后路,不妨开一开倒车。
  看看这些题目--《青衫》《松月》《秋瞳》《暗香》《孤云》《晚钟》《深柳》《素秋》等,这是些何等古典优雅的意象!被现代性裹挟着往前走了几十年的我们,对于这些深情款款的双字美词,的确是久违了。读之,如同独自看那即将消逝的夕光,就是这种体验之感,甚是难得。
  那么,不在自然中体验,就在感悟语言和揣摩情绪中体验。沈奇在这浮躁的时代,给了我们所有有幸读到这组诗的人,一个宁静于心的机会。
  其实,不仅仅是这些古典的意象,让我们感到了自然之于我们的惬意,还有,我们也读到了《缘趣》《灭度》《子虚》《红尘》《始信》《宿命》《非悟》等,参惮悟道,皆流于诗人笔端,尘世之心,似乎找到了稳妥的安放之处。相比于那些遥远的意象,这些带着人生况味的精神流转,则显得空灵,雅致,诗情浓郁,魅力毕现。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1: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沈奇看似在写小,小诗,短句子,小情绪,其实是在书写人生之大,大境界,大视野,大情怀。这大与小的平衡,是诗人所立足的一个基点。他放得出去,也收得回来,这须凭借一种精湛的驾驭能力和创造技巧。不然,他何以能重返过去,“再造传统”,寻找一种契合语境的独特表达方式。
  可见,诗人在恪守现代视角的同时,是有他的文体趣味和独立立场的。
  在非轻即重、非黑即白的单一化写作现实中,沈奇独辟蹊径,找到了他融会中西古今的复合型写作之道,这“复合”并非简单的“复古”,因为他在寻求汉语文字和意义之间的诸多可能性。
  小诗中可见大气象,现在即从《天生丽质》始。我们说,这是现代与古典融合的典范之作,确实如此。但是这样的经验与想象之诗,并不囿于这些概念和规范,而是有她自身确立的精神指向,以及求证纯粹性和价值感的空间。
  在《天生丽质》里,每首诗都不长,大多十余行内解决问题,寥寥数语,即为我们营造了智性思索的现场。在很多诗人惯于将诗写长的时代,如何去将诗写短,且写出味道,写出风格,写出一种独特的韵致来,这本身就显出了难度。沈奇试图通过《天生丽质》挑战这道难题。至于他做得怎样,需要真正进入到文本阅读中,来与词语对话,来和人生互动。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1: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近于透明的 / 水膜 / 一碰就破 // 鱼,从荆棘中游过 / 吐一串梦的泡泡 / 说:也算一种活”(《浮生》)。哦!原来浮生就是这样一种场景,恬淡,自然,富有精致的美感。我们或许早已想象过这样的小景观,但何曾能想过与“浮生”有什么关系。
  于是,很多人错过了对人世的另一种温情体验。
  当然,错过了一次,并不要紧,在沈奇的诗作里,即可再获重温的机会。“雪  一落下就得认领 / 到乡随俗的命 -- // 纯洁是来世的许诺 / 轻盈是前生的幻影 / 偶尔还记得……记得 / 那一瞬间冷艳的燃烧 // 只是从来不喊痛!”(《柔雪》)雪,有生命吗?不管你对此怎么认识,但读了诗,我觉得它应该是有的。这种隐秘的感觉,在当下,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太缺乏这番生动了,你可从中找到悠然的个性,也当领略美学创造的新意。
  《天生丽质》这样的诗,不可快读,她与速度无关,与功利无涉,她就应该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平淡中坚韧地向前走,凭着爱的动力。所以,你需要慢慢去品味,一首一首去细细的念,她们就在那儿等着你去靠近,如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蕾。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1: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我在上面谈到了对《天生丽质》的感悟,其实,终究还是离不开读。你可以默默地读,也可以大声地读,还可以轻声地诵,像诵古诗那般悠扬婉转,抑扬顿挫,竭力寻觅声音发挥的空间。因为,《天生丽质》有可供打开我们阅读视野的精细品质。形式上虽都为短句,但语言遒劲,节奏明快,旋律美妙,颇富意味。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从明快的节奏和精彩的旋律中读出一种悲悯的心思,一种深厚的教养,一种宽大的情怀。原来,生活在重之外,也要有轻的意识,否则,当我们被重压得喘不过气来时,轻也就离我们越来越远。当我们意识到应该去追赶那阵生活之“轻”的春风时,一切为时已晚,又怎能带着真相和希望去回首历史,书写现实?
  这时,你在《天生丽质》里去体验一种轻与重的平衡,那应是最美妙的享受:前方,有一片神奇的文字之林,在等着你。
  让我们最后来读一首时代喧嚣中的警醒之诗《彷徨》:

  在城市
  我们失去自己
  在荒原
  我们寻找自己

  人群的深处
  是人的消失
  自然的深处
  是自然的荒废

  两个深处
  两重孤独
  两处彷徨
  两种寂寞

  两种不知所措中
  苦无葬心之地


  明心见性的力量,随着一种即兴的呈现,跃然纸上。
  “天生丽质”的实验之旅,自诗人下笔始,至每一个读者感受而终,那才是一首完整之诗,一首生命之诗。
  2012年2月28日
发表于 2017-12-29 23: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9-5-21 22:55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