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0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3134|回复: 2

[古文小说] 异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9 11: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大梦万古,岁月悠悠,不知今夕何年。

  平静的一夜。

  洪烈昏睡在演武场上,此时已是半夜时分、星光没落,经过了一天的燥热之后,大地的余温还没有散尽,温暖着少年熟睡的身躯。

  很温暖,就像儿时,在安静的夜晚,躺在妈妈的怀中,吹着微风,数着天上的星星。

  只是。

  那些时光,永久流失了,湮灭在岁月的洪流中。

  微风吹来,荒野窸窸窣窣,这是大自然天然的摇篮曲。

  白日里熙熙攘攘的古城,难得一时清净,青苔上,一只只可爱的蚂蚁,诉说着一天的故事。透过古老的城墙,从那莽莽的荒原,不时有清脆的鸟鸣传来。

  “吱吱……”

  “咕咕……”

  这一夜,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的气海依旧是破碎的,每一天,都被人瞧不起,总是被叫做废物。直到有一天,他去了家族的矿脉,在那里,他获得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东西——一个碎片。

  整个碎片平平淡淡,不知何物,不知由来,只是很精致,除此之外,毫无作用,他只是将它当做一个摆设品,挂在自己的胸口。

  直到有一天,他在藏书阁学会了“意念离体*”,百无聊赖之际,他试着用意念沟通碎片,突然发现,原本平淡的碎片,突然变的神秘了起来。

  他意念接触到碎片的之后,整个碎片竟然发出淡淡的光芒,那种光芒是一种灰蒙蒙的色彩,并不好看,可是却给他一种尊贵无比的感觉,似乎任何色彩在它面前都是卑微的,哪怕是九五至尊的金黄色。

  碎片在空中,如同混沌一般,最后蓦然直接冲入了他的眉心,消失在了在了他的识海之中,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的命运,从那一天,开始改变。

  从那以后,他的修行就变得飞速起来,每一天修行,气海就完善一点,直到有一天,九个气海碎片竟然化作了九个完完全全的完整气海。

  在梦中,他的修为连连提高,化气境、剑罡境,元象境、气形境,一路高歌猛进,最后阴阳交泰,结成金丹,成为了家族之中数千年来第一个修为成功迈入金丹期的修士。

  于是他笑了,笑得很癫狂,不顾一切、歇斯底里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又是新的一天。

  家族之中的少年鱼贯而入,到达了演武场,经过了一夜的休息,他们都显得精神奕奕。

  突然,两个弟子眼前一亮,指向前方,人群聚集处,显然有什么新鲜的事发生。

  “快快,我们也去看看!”两个人立马奔跑起来,不一会会儿就加入了围观的人群中。

  ……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一群人围在一起,看着正躺在演武场上哈哈大笑的洪烈,都感觉莫名其妙。

  “该不会是患病了吧?你过去看看。”

  一人拉了拉旁边的手,道。

  “我才不去呢,照我看吧!是走火入魔了,你看,他这个笑,那么癫狂,一看就是练功过度,走火入魔所致!”

  “哎,也真辛苦他了,当年也是一个天才,如今却落得这步田地,如果不是族长是他父亲,或许现在已经被发放到家族分支经营产业去了吧!”

  “你这话说的不对,据我所知,还有一个月,他才十五岁,才能够参加成人礼,那个时候,才会被家族分配到家族产业去吧!”

  “废物,呸!”

  ……

  一群人围绕着洪烈七嘴八舌,议论不休,有同情的,也有嗤之以鼻的,各种情绪,莫衷一是。他们每一天都是枯燥的修炼,难得有这么一件新鲜事儿,当下一个个都表现得异常热情。

  “干什么!干什么!不用修炼了吗?”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浑厚的男声,如同黄钟大吕一般,响彻整个演武场。

  “快走,快走!洪然来了!”一群人轰然而散。

  循着声音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雄伟昂藏的少年,面容和洪烈有着七分相似,脸上棱角分明,多了一份英武,少了一点稚气。他身形极快,恍若幻影一般,对着洪烈急速而来。而且,随着他的到来,原本拥挤的人群瞬间就散开了,所有人在演武场上散开,认认真真开始修炼了,显然对于眼前的男子,还是有所畏惧。

  当然还有几人,在一边偷偷的看着洪然,眼神之中满是崇拜之色。

  “看见没有,这就是高手啊!你看那气势,就非同一般!一看到他我就有种面对家族之中长老的感觉,浑身的元力运行都有些生涩了!”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略有几分惊悸的看了男子一眼道。

  “据说这洪然就是那“废物”的大哥,还不足二十岁,可是修为已经直追老一辈的强者,已经达到了凝气七层气形境,一身修为,神鬼莫测。哎,你说同是两兄弟,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这人显得有些悲惋,悲天悯人般的道。

  “嘘……小声点,活得不耐烦了,明知道这‘煞星’在这,你还敢叫他‘废物’,难道你想‘比试比试’。”一听到这话,几人面色都刷的一下白了,连忙小心翼翼的看了洪然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在意他们时,才松了一口气。

  当然,此时洪烈对于他们的议论却是闻所未闻,他的全部心神都落在了眼前的少年身上。

  关切之心,溢于言表。

  “三弟,你怎么啦!醒醒啊!你醒醒啊!”

  他一把扶住洪烈的肩膀,一边摇晃他的身躯,一边焦急的叫唤。可洪烈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依旧陷入沉睡之中。

  此时的洪烈还沉醉于老者的“大魂之术”之中,哪是洪然可以唤醒的。

  “三弟!三弟!”

  连连喊了几声,见到毫无反应,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洪然连忙把手对着少年手腕一探,还有气息,这才大松了一口气,大致明白了前后因果,看来自己这个三弟是因为修炼过度,累的昏睡了过去。

  既然知道了这一点,也就事不宜迟,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质的药瓶,倒出一粒“静心丸”给少年服下之后,才一抱搂起正在昏睡的洪烈,狠狠了剜了一眼先前议论的几人,这才向宗族深处,快步而去。

  那几人被洪然一盯,顿时心中一凉,如同坠入冰窟一般,脸色苍白如纸,显然洪然在这些人中还是小有凶名。

  诚然如此,洪烈是众人眼中当之无愧的“废物”,所以众人也从未把他当做一回事,见到他基本上都不叫本名,而是“废物”“废物”叫个不停。

  当然,这种作乐与他人的方式的确很让人享受,甚至有加倍的快感,只是,很有几次,其中有些人也踢到了铁板,叫的时候被洪然听到了,他当然心中就不愉快了,而他不愉快的后果就是公平“比试”,将一干人等狠狠地揍了几顿。

  宗族规定中,演武场上,并不禁止相互比试,据说这种比试,有利于修为的提升。而这也就成了一个解决私怨的场所,只要不弄出人命,家族对于这些“比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这打挨了也是白挨,有了前车之鉴之后,这些人也学乖了,当洪然兄弟在家族之中时,他们就隐忍,而一旦他们外出历练,他们才会侮辱洪烈。

  没想到今天洪然回来了,这群人算是又踢到铁板了,被他盯着的几人,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免不了一番“比试”,一个二个也就没有心思再继续训练了,只是在心中不断祈祷,祈祷着厄运晚点来临。

  洪然抱着洪烈健步如虎、一路飞奔,不一会儿,就回到了洪烈居住的院落之中,打开房门,将洪烈放在自己的床上之后,看着弟弟面色苍白,洪然心中一股怒火便开始不停上窜,想起今天的事,就觉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忍也忍不住,“哗”的一声站起来,把门重重一摔,黑着脸,扬长而去,显然是去找先前几人“比试比试”去了。

  不用想,也知道,又是悲惨的几人!

  虽说同是洪家人,不过大大小小的元老、长老弟子等后人加起来,足足有数千人,其中又分为一些派系,光是年青一辈的弟子就有将近千人,不可谓不多。

  “咳咳……”

  洪然刚刚离开不久,洪烈手指微微一动,眼睛半睁,只觉光线异常刺眼,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又慢慢睁开,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咦……”

  我怎么在这里?刚刚苏醒,洪烈还显得有些昏昏糊糊。依稀记得自己昨天在广场和清语聊天,然后来了个白胡子老头,然后清语告诉自己她要走了,然后,然后怎么了……,哎,洪烈觉得脑海一阵胀痛,什么想不起来了。

  洪烈坐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仔细想了想,却发现之后的事情,一片浑噩,完全记不起来了。

  “清语。清语……”洪烈念叨着,突然之间如同想起了什么一般,猛地一个纵身,落下之时,已经跃出一丈有余,稳稳地停留在门边,连忙拔腿就跑,似乎瞬间就清醒了。

  他跑得很快,甚至用上了浑身的元力,使用了“幻影步”这种步伐,跑起来浑身如同幻影一般,如梦似幻,不知真假,一口气跑了数百米,却一点也不觉得累。

  慕清语所住的地方,是宗族之中女弟子所在,距离男子居所,大约有两千米有余,在整个院子的正东面,距离如此之远,这也是为了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弟子。

  他一边跑,一边动用元力,心中一片舒畅,甚至就连体内元力运行的速度也加快了几分,元力从他的丹田气海涌出被利用,然后身体皮肤吸收的元气,进入经脉,顺着周天运行,又汇聚到丹田气海处,化作最为精纯的元力。

  这一幕发现几乎让他激动的尖叫了起来,自己不是“九元气海”吗?不是不能构成乾坤二气,自然吸收元力吗?而现在,元力的运用,元气的自然吸收,一切竟然进行的有条不紊,这一幕幕让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停了下来,就想弄清是怎么回事。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验自身的气海,看看是否构成了一个完整地气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可是,随着他的灵识探入体内,他就失望的发现自己的气海依旧没有改变,还是老样子,九块破碎的气海均匀的排布着。

  “咦?究竟是为什么呢?”

  他一边观察着气海,一边在心中思索,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又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发现果然还是这样,气海似乎真的没变。

  不行,一定要弄个清楚!

  他也是一个心志坚定坚毅勇敢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以一个破碎的气海而达到气破境,一路走来,其中的艰辛何止千难万难。他索性停了下来,靠到了道路一边,安安心心的仔细探索了起来。

  关于自身修为的事,绝对不能马虎。在下定决心的时候,他的心中,也隐隐有了几分期待。

  这一刻,他的心已经完完全全沉浸在对于自身修为的探索中了。

  他首先将灵识探入整个脑海中,仔仔细细,包括识海都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两遍,确信没有丝毫变化。

  这才将灵识收回,放在对于全身经脉的检查。

  经脉检查是一个大工程,毕竟一个人全身上下所有的大大小小的经脉加起来,实在太过繁复了,不过他也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将整个过程持续了下来,整整花了将近一个时辰,里里外外检查了两遍,却依旧一无所获。

  洪烈摇了摇头。

  看来,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那么引起变异的就应该是这个困扰我无尽岁月的气海了。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问题一定出在上面,抱着试一试的心情,他再次将灵识探入其中。果然,这一次,让他发现了重大秘密。

  气海碎片依旧是九个,这没有问题,可是在一个一个检查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整个气海原本所有的碎片都可以储存元气的,而现在,其中有一个碎片的体积竟然足足增大了大约五分之一倍,而引起着所有一切变化的就是这个体积增大了的气海碎片!

  五分之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不是仔细检查,乍看之下,还真是难以察觉,不过这一次洪烈使足了十分精神,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大的漏洞。

  “哈哈哈,果然是气海!”

  这一发现可谓让他一瞬间激动到了极点,那是一种重获新生的激动,自己的气海,竟然有一个在缓慢恢复,这让他不觉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啊!我洪烈九年的心酸泪水,到今天都值了,从今天起,我洪烈注定要崛起,谁都无法阻止我!我气海破碎时,尚且能够修炼到气破境,而现在气海恢复了,那么我将会从此——崛起!”

  “哼哼!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不会再给你们机会叫我‘废物’,而且在不久的将来,我要让你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他本就不是心胸宽广之辈,如今拥有报仇的希望,他自然不会放过,看向远方,他的脸上渐渐有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气海开始恢复,一时间,让洪烈不觉有种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感觉,可谓豪情干云,整个人的气势都发生了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之前是平阳的“落虎”,那么此刻的他就是腾空的“蛟龙”,而且,不是普通的腾空,而是一飞万丈、直上九天。

  “对了,这件事,我得告诉清语,让她也高兴高兴”,突然想到清语,看着手中的戒指,上面有一丝熟悉的气息,他的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连忙站起身,向着东面疾驰而去。
发表于 2014-6-10 04: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上去!顶上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邮件群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9-12-10 02:08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