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2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2334|回复: 0

[诗词鉴赏] 叶嘉莹 | 贺双卿:从书里面走出来的女词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 18: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叶嘉莹 | 贺双卿:从书里面走出来的女词人明清史研究辑刊 昨天

摘要:中国古代的女词人,不管是李清照、朱淑真,还是张玉娘、徐灿,都是有案可稽的。唯独贺双卿与众不同,她的历史生平没有任何记载,她的词是在一本书里出现的。如果说,蒲松龄《聊斋志异·画壁》中讲的墙壁上画的美女走下来变**是一个神话故事,那么,这个贺双卿可真是从书里面走出来的女词人。最早记载贺双卿词的是《西青散记》,作者史震林也正是在书中写了贺双卿而出了名。由于《西青散记》所记的又都是扶乩请仙的事,而双卿又是一个集色艳、才慧、情幽、德贞于一身的女子,所以胡适怀疑说,这只是那些穷酸文人的想象。但史震林是确有其人的,他是清代江苏金坛人,雍正十三年在家乡考中举人,乾隆二年又考中进士,曾经做过广东高要知县、淮安府学教授。他《西青散记》里所记的那些男性朋友也是有功名的,历史上都有记载。最重要的是,史震林自己也写词,却没有一首词写得像贺双卿那样好。在《西青散记》里,所记载的双卿作品有词十四首、诗三十九首、文章五篇,但阅读那些诗和文章,都没有特殊的地方,很可能有伪作;可是那十四首词,确实不凡。抛开具体的考证,仅是从词的感染力、里面的生命来说,贺双卿这样的词不是造假可以造出来的。陈廷焯是清代词学大家,除了著有《白雨斋词话》外,还编著了《词则》一书。从他的手稿影印本里可以看到,他觉得哪两句好,就画上圈。他不但从双卿的十四首词里选录了十二首,而且都是圈圈点点,很是欣赏。他最喜爱的双卿词是《摸鱼儿·谢邻女韩西馈食》,认为“缠绵凄恻,陇头流水,不如是之呜咽也”;他大加赞赏的双卿词是《凤凰台上忆**·赠邻女韩西》,说这首词写得“其情哀,其词苦。用双字至二十余叠,亦可谓广大神通矣”,即使李清照见了,也会躲到一旁。其实,她的《春从天上来·饷耕》也很美。她不是叠字,而是用了二十九个“春”字,将她的感情、感觉分层次写出,非常之妙,不是人人能够学的。它真是中国古代非常难得的女词人。

关键词:贺双卿   史震林  《西青散记》   女词人


中国古代的女词人,不管是李清照(1084—1155)、朱淑真(1135—1180),还是张玉娘(1250—1277)、徐灿(1618—1698),都是有案可稽的。例如,她们在哪里出生,父母亲是谁,婚姻状况等,这些都是清楚的。然而,贺双卿却与众不同:她的历史生平,没有任何记载;她的词,是在一本书里出现的。如果说,蒲松龄《聊斋志异·画壁》中讲的墙壁上画的美女走下来变**是一个神话故事,那么,这个贺双卿可真是从书里面走出来的女词人。所以,一些人怀疑,有没有这个人呢?胡适(1891—1962)就认为,没有贺双卿这个人,她是清代文人史震林造出来的“绝世之艳,绝世之慧,绝世之幽,绝世之贞”。究竟贺双卿是不是史震林造出来的?首先就要研究史震林是什么人,然后再研读贺双卿的词有无新奇之处,以辨真假。



最早记载贺双卿词的是《西青散记》,作者史震林也正是在书中写了贺双卿,因而出了名。

史震林,字公度,号梧冈,清代江苏金坛人,生于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卒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雍正十三年(1735)在家乡考中举人,乾隆二年(1737)又考中进士,曾经做过广东高要知县、淮安府学教授。由于他喜欢游山玩水这些风流浪漫的事情,其后就辞官不做了,往来于淮扬即淮水、扬州一带有二十年。他先后写过两本书,一本是《西青散记》,一本是《华阳散稿》。中国古代的文学有笔记这一类,缘于很多文人喜欢写杂记,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就写下来,史震林的《散记》《散稿》就属于这一类作品。

《西青散记》采用编年叙事体例,主要是记雍正几年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他在书里都记些什么呢?记的是扶乩请仙之事。这是胡适所以不相信之处。扶乩也叫扶箕、扶鸾、降笔、请仙,据说是有一个丁字形木架,其直端顶部垂下来一支木笔,笔下有一个沙盘,然后正乩、副乩扶着笔,依法请仙,进而由乩生执笔画出字来,并经唱生依字迹唱出来,经记录生抄录成诗词。史震林的书里就记载了很多扶乩请仙之事,然后写出来一首一首的诗词。

除了记这些扶乩请仙之事外,史震林也记了一个女子、一个女词人,她就是贺双卿。在《西青散记》第二卷,即雍正十一年(1733)的叙事之中,他写道:

双卿者,绡山女子也,世农家。双卿生有夙慧,闻书声即喜笑。十余岁习女红,异巧。其舅为塾师,邻其室,听之悉暗记。以女红易诗词诵习之。学小楷,点画端妍,能于一桂叶写《心经》。雍正十年,双卿年十八,山中人无有知其才者,第啧啧艳其容。以是秋嫁周姓农家子。其姑乳媪也。赁梦觇舍,佃其田……其夫长双卿十余岁,看时宪书,强记“月”“大”“小”字耳。

“绡山”,在江苏;“世农家”,即生在一个农村人家;“双卿生有夙慧”,即双卿生下来就有才华;“闻书声即喜笑”,虽是女孩子,又在乡下,没有人教她读书,可她只要听到人读书的声音,就非常兴奋;“十余岁习女红”,即十几岁时就学会绣花、缝补衣服等针线活了;“异巧”,指她的手艺非常地巧。

那么,她后来又怎么会写词了呢?因为她舅舅是塾师,是乡下教村童的一个老师。“邻其室”,指她舅舅给人家上课的地方就在她住房的隔壁;“听之悉暗记”,她听她舅舅教小孩子背书念诗,她就都记了下来。据说,明朝哲学家王守仁(1472—1529)生下来都四五岁了还不会讲话,大家说这个孩子是不是个哑巴,怎么不讲话?忽然间,有一天他开始讲话了,把“五经四书”都背了下来。那是因为,他小的时候虽然不会讲话,但他听到人念书就记下来了。所以,贺双卿也是如此,她听到人念诗就记了下来。后来,又跟她舅舅“学小楷,点画端妍”,字也写得很好。

“雍正十年,双卿年十八”,对于妇女尤其是农村的妇女来说,这个年龄当然要遵守父母之命,就出嫁了——嫁给一个姓周的农夫。“其姑乳媪也”,贺双卿的婆婆是给人做乳母的,就是做奶妈子的。“赁梦觇舍”,他们租赁了“梦觇”的房子,而“梦觇”是史震林的朋友。“佃其田”,即租“梦觇”家的田地来耕种。这就是为什么史震林发现了贺双卿的缘故。因为,她嫁的那家人家,是史震林朋友的一个佃户人家。“其夫长双卿十余岁”,即贺双卿的丈夫比她大很多;知识程度是能“看时宪书”,就是看黄历;在“看时宪书”时,能强记“月”“大”“小”字,即能够看出正月大,二月小来。

由上可见,梦觇是史震林的朋友,这个人是有的,不是假的,史震林也是有的,《西青散记》里所记的史震林的这些男性朋友是有功名的,历史上都实有其人的。

在《西青散记》里,双卿是一个集色艳、才慧、情幽、德贞于一身的女子,所以胡适才说,这只是那些穷酸文人的想象。穷酸文人想一个女子,第一要有色,要美艳;第二要有才,要有才华;第三感情要幽微,第四品德要贞洁。而双卿是集色艳、才慧、情幽、德贞于一身的女子,所以史震林及其友人对双卿倾倒、癫狂至极。在这本书里,记了很多这些男子看到贺双卿发疯一样癫狂,而双卿始终以执礼之态度幽冷对之。她品德贞洁,在嫁给农夫后,那么贫穷,那么卑贱,还时常受婆婆和丈夫的虐待,有这么多人对她表示好感,她都没有动情。

值得注意的是,在《西青散记》中,双卿有名无氏,只记了她的名字是“双卿”,从来没有说她姓什么。那么,她是如何变成“贺双卿”了呢?冠以“贺”姓,是到了道光年间,有一个人叫黄韵珊。不要看他名字很女性化,这是个男子。黄韵珊是道光年间的举人,编了一本书叫《国朝词综续编》。本来,朱彝尊(1629—1709)就编过《国朝词综》,现在他又编了《国朝词综续编》,收了很多女性的词在里面。在《国朝词综续编》中,黄韵珊写道:

贺双卿,字秋碧,丹阳人,金沙绡山农家周某室,有《雪压轩诗词集》。

这样一来,贺双卿不但有了姓,还有了字,而且还有了集子——《雪压轩诗词集》,这在史震林的《西青散记》都是没有的,是黄韵珊说的。

其实,还不只是黄韵珊对她有了这些记载,比黄韵珊更早的是乾隆年间有一个进士叫董潮(1729—1764),写有一本书叫做《东皋杂抄》,记有双卿词二阕。在记其作者时,他说:

庆青,姓张氏,润州金坛田家妇也。工诗词,不假师授,然不以村愚怨其匹。

这两首词的作者不叫双卿,而是叫庆青;也不姓贺了,而是姓张。所以,胡适说,姓名都不统一,这绝对是假的,因此写《贺双卿考》,说是史震林这些穷酸秀才想象出来的。

近年来,海内外研究双卿者渐多,喜欢贺双卿词的人也很多,已变成非常“热门”(popular)的话题了。但最早研究贺双卿,并且用英文在海外发表研究文章的,是我的学生方秀洁(Grace Fong)。1984年,她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取得博士学位, 博士论文《吴文英与南宋词艺术》写的是宋代词人吴文英(1200—1260)。毕业之后,她就到美国的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去教书,现在在加拿大麦基尔大学东亚学系教授中国文学。她在史密斯学院教书时,有一年的夏天,我到哈佛大学去做研究,后来在那里出版了我的一本英文书《中国诗歌研究》(Studies in Chinese Poetry)。就是在我整理那本英文书的时候,有一天她跑到哈佛大学来找我。她说,叶老师,我最近收到一个邀请函,请我参加一个关于清代女词人的会议,但我写谁呢?写清代的哪个女词人呢?我说,你要写就写一个不平凡的人,这个人是真是假、是有是无,都不知道。她说,她是谁呀?我说,就是贺双卿。我就介绍贺双卿,让她去读贺双卿的词、去读《西青散记》。之后,她就写了贺双卿;后来又出版了论著《十八世纪理想女性的建构:〈西青散记〉与贺双卿的故事》(C**tucting Feminine Ideal in the EighteenthCentury: 'Random Records of West-Green' and the Story of Shuangqing)。她认为,中国人头脑中所形成的一个理想女性是在18世纪,是清朝乾嘉时代;“RandomNotes of West-Green ”是对《西青散记》的翻译。所以,她写贺双卿,在西方是很早的,写了之后就引起大家的注意。后来,哈佛大学的教授罗溥洛(PaulS.Ropp)也写了《史震林与女诗人双卿》(Shi Zhenlin and the Poetess Shuangqing:Gender, Class and Literary Talent in anEighteenth-Century)。




之所以说贺双卿是从书里面走出来的女词人,是因为在历史上对贺双卿并没有记载,只是史震林的《西青散记》里记了这个女子,而史震林的《西青散记》所记的又都是扶乩请仙的事。可是,他里面所记录下来的贺双卿的词,确实写得很好。

说到词学,清代的词学家有很多,但其中有些词学家完全是望文生义、人云亦云;要真正做到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受,那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就无异于“矮子看戏何曾见,只是依人说短长”,即因为身材矮而没有能够看到台上的东西,只能是别人说什么自己就说什么了。当然,这里的“矮”是举一个例证,并不是真指身材的高矮,而是指见解的高矮、见解的高下。如果对词没有真正的感受、真正的见解,那只能是《论语·子张》说的“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只好人云亦云了。

在清代词学家里面,陈廷焯(1853—1892)是一个非常有见解的人。他除了著有《白雨斋词话》外,还编了一本词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9-10-20 05:51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