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2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106|回复: 0

[连载小说] 《神农教》第1章:地狱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5 18: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第1章:地狱火
立春。龙国。南都市。
南都市是龙国南方第一大城市。山海楼,是南都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81楼顶层是酒店总裁办公室所在地。临近中午时分,在一间古香古色的豪华办公室里,坐着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男人,虽然他一直坐着不动将近2个小时了,但是内心的焦虑却被他桌子烟灰缸里面一大堆点燃抽了几口又被掐灭的烟头暴露无遗,他就是山海楼集团的总裁万重山。此刻,他正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而这个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救他弟弟的命的人了,这个人名叫古希来,原天都市军医院院长,龙国中医学会终身名誉会长。
万重山有两个弟弟,二弟万重海,三弟万重楼。身患怪病的是他年仅29岁的三弟万重楼。南都市最好的医院,最高明的医生都已经束手无策,宣布他们可以准备他的后事了,昨天已经从医院接回顶楼的私人会所,而此事他们的老母亲还不知道。好不容易通过国医圣手华清池的出面,才请到了早已退隐的古希来亲来一趟,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门被轻轻推开,走进了一个20多岁的高挑女孩,是万重山的私人秘书玉玲珑。
“万总裁,总经理带着客人到楼下了。”玉玲珑轻声说,他口中的总经理便是万重海,为表诚意,这次是万重海亲自带着四位保镖一路护送古老过来的。
“好的,我们去电梯门口接。”万重山马上站了起来,两人往电梯门口走去。
随着“叮”的一声,专用电梯的门开了,万重海和4个保镖拥簇着一位中等身材,满头银发却精神闪烁道骨仙风的老者走了出来。
万重山马上伸出右手,向前两步,口中连说“古老,古老,可把你盼来了。”他们之前已经通过电话,也算是认识过了。
“万总你好!。”古希来伸出右手,一起握了个手。神情淡淡的,但是眼睛却没闲着,自上而下一扫而过,对于这个人的精神气概,心中已经有了几分了然。心中暗忖,从他们兄弟两人气度风采来开,富而不骄,似乎皆是正道之人,只是不知道其弟如何。
“古老一路辛苦,先到里面休息一下喝杯茶吧。”万重山是老成稳重之人,虽然心中已是万分焦虑,该有的礼数依然一分不减。
“令弟在哪?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吧。”古希来了解他们的心情,况且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可不是来喝茶的,办事要紧。
“这边请。”万重山说着前面带路。
山海楼81层整层不对外营业,除了是万重山的办公室,其实也是一个私人会所,有三个不对外营业的总统套房,有小餐厅,小家庭影院,室内游泳池,KTV房,健身房,桑拿室,茶艺厅,小酒吧,还有一个空中花园。这个时候,身患怪病的万重楼正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了健身房的一条柱子上面。之所以捆住他,是因为他发病的时候,烧肝炽肺,又如万蚁噬心,毒虫钻脑,痛苦万分,自抓自挠,自打自捶,场面非常恐怖。
古希来走上前,仔细的打量这个别怪病折磨了四个星期的年轻人。只见他脸色苍白,两目下垂,目光呆滞,气若游丝,原来英俊的面部由于病痛的折磨已经变得有点狰狞,十个指头微微弯曲,指头已经略微发青透黑。华清池说得没错,果然是中蛊了。全身上下仔细看了一遍之又分别把了好一会的脉,古希来心里已经有底了,只不过还不知道被下的是什么蛊。
“古老,这是医院的检查结果。”另外一名身穿正装的女孩捧着一叠厚厚的检查单。
古希来摆了摆手。说:“既然医院检查不出来,检查单不看也罢。”说完他转向万重海说:“之前是每隔七天发作一次,每次都是中午两点,发作时间一次比一次长,一次比一次严重是吧。”
     “是的,古老。”万重海恭恭敬敬地回答,大概的病情他在来的路上已经跟古希来说过了。
    “这样吧。让现场的两位女孩子先回避一下,现在离开发作还有20分钟,把他衣服脱了,只留一条短裤。然后让他平躺下来吧。”古希来吩咐道。
万重山点了点头,玉玲珑和另外一个女孩默默退了出去,旁边的四位保镖马上动手,很快的把万重楼的衣服脱了。然后从隔壁房间抬过来一张按摩床,把万重楼抬到床头上。此时的万重楼奄奄一息,虽然内心还有几分清醒,但却身不由己,任人处置,实在可怜。
古希来打开一个随身带过来的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针袋,又从一个小药盒里拿出一粒乌黑发亮的药丸,递给万重海的其中一个保镖,说:药丸用半杯开水化开,记住,你这杯是黑色药丸。然后又从另外一个盒子拿出一粒红色药丸,还有一小瓶白酒,递给另外一个叫黑豹的保镖说,用半杯白酒化开,记住你这杯是红药丸。之后转头对另外两位保镖说。你们两个见机行事,必要的时候控制住他,以便喂药。
待一切准备妥当,看看手表,已经是中午一点57分了,还有三分钟,在场的人除了古希来外,其他人均面色凝重,如临大敌,看来他们都曾亲眼目睹过万重楼发病时的恐怖场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之前奄奄一息的万重楼如同刚睡醒的婴儿慢慢的焕发出一股生气,脸色竟然也渐渐红润起来了,古希来上前又把了把他的脉搏,然后一直盯着他的眼睛。
万重楼的身体似乎越来越热,脸色已经通红,目光变得充满怨恨,四肢开始颤抖起来,咬牙切齿,头上青筋暴起,如同身上有万千苦楚却伸张不得的样子。万重海的两个保镖已经拉开架势,一副随时扑上去的架势。
突然,万重楼的眼神里一道绿光一闪而过,他“啊”的一声,两腿狂蹬,两手向上乱抓一通。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古希来右手食指快如流星,在万重楼身上狂点十余下,瞬间将其太乙,关门,神封,灵墟,玉堂,紫宫等几个穴位封住。万重楼如遭电击,全身震了一下便安静了下来。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千手观音”点穴法中的“流星追月”?一旁的万重山心头大骇,想不到儒雅温良,君子如玉的国医泰斗竟然还是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万重山为人豪爽,交游广泛,商贾权贵,方外之人,不论贵贱一视同仁,因此高朋满座,其中也不少江湖中奇人异士,所以对于江湖中的一些传闻颇有耳闻。
古希来此刻拿出三根银针,扎在万重楼的三个穴位上。此时的万重楼虽然穴位被封,动弹不得,但他身上的痛苦似乎没有减去半分,时而浑身上下如被火燎,时而五腹六脏如被蚁啃,依旧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全身上下汗如浆出。
古希来摄气凝神,眼睛死死盯着万重楼的“气海”处。慢慢地,万重楼肚皮上股起一条小蛇般形状的东西慢慢游向心口处,此时的万重楼口中更是哇哇大叫,如哭似笑,如颠如狂,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如同见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
“给他喝下黑手药丸的水。”古希来吩咐之前保镖。两个保镖上前,用一根早就准备好的小木棍,撬开万重楼的嘴巴把药水灌了进去。药水下肚,片刻,万重楼长舒一口气,慢慢安静下来,感觉一股清凉之水流入,自上而下润泽身体百骸,清凉舒适,如同一条刚刚从炽热沙滩上死命挣扎跳回海里的鱼,一下子从万死万生的地狱中解脱了出来。
古希来把三根银针拔出收好,又观察了一会,然后出手如电,再施展了一次“千手观音”中的“流星追月”把万重楼被封住的穴位解开。凝重的神情也渐渐舒缓,看来药是用对了。原来蛊毒虽多,然总其类,从毒性上区分,可分两种,一种阴毒,一种阳毒。解蛊之药,虽是秘方,也无非灭虫除蛊,杀菌排毒,通淤活血之方,而关键之处就在药引,阴性蛊毒需用酒作为药引,阳性蛊毒需用水作为药引,如果不辨阴阳,药引错了,非但不能解蛊,反而会激怒中蛊者体内毒蛊,遭到疯狂报复,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万重楼的痛苦暂时解除了,但那条小蛇般的东西还在游走,看上去似乎没有受到任何药物影响。古希来刚舒缓下来的脸色一下子又凝重起来。刚才他化开的两颗药丸,红色的叫“九天烈日”,能解阴性万蛊之毒,乃是解毒药中药之王者;黑色的叫“沧海遗珠”,可化阳性万蛊之害,实为解毒药中药之后者。此药乃是苗药的灵丹妙药,即便是不能即刻杀灭蛊虫,但是最起码也能克制其活动,令其不能为害,然后慢慢以药攻之,七日定能奏效。但从现在情形看,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那小蛇般的东西慢慢地游到了心口位置便不再前行,而是回旋地游动了起来。万重楼的身体再度发热,看起来又要开始发作了,被火烤,被啃食,被吞噬的痛苦开始一点点缠绕上他。
在场的人也感觉到了不妙,万重山看向古希来,希望能从他的表情中寻觅到一丝希望之光来,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古希来看着那东西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样子,满脸疑惑,突然“啊!”一声,连退几步。众人不知缘由,连忙扶住。
“古老,怎么了?”万重山心知不妙,连忙发问。
“快点绑起来。”古希来来不及解释,也不能跟他们解释。
四个保镖一起动手很快将就要发作万重楼扎扎实实的又绑在了那条柱子上。此刻的万重楼痛苦万分,还有几分清醒,大喊“杀了我,杀了我,快点杀了我!”也不过一会时间,他开始挣扎,癫狂,语无伦次地喊叫。万重山对其中一个保镖使了一个眼色,那人便拿出一团准备好的布把万重楼的嘴堵上。
“古老,情况如何?”万重山轻声问道。
古希来盯着万重楼的心口处,一言不发。此时众人才发现,原来那条小蛇般的东西不见了,但是在它之前盘旋处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印记,如铜钱大小的一团火苗,火焰时大时小,火光时红时紫,看起来就真的像是一团火在燃烧,并且似乎在越烧越旺,犹如一株夏日里盛开的映日荷花迎风招展,竟然也煞是好看。而此时的万重楼,正在承受着地狱般痛苦,众人在一旁看着却无能为力。
这个印记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狱火”吗?古希来沉吟不语。传闻中,苗蛊中只有最高级别,被奉为“蛊神”的人才能修成“蛊魂咒”,反过来,也只有炼成了“蛊魂咒”的人才能被尊奉为“蛊神”。因为“蛊魂咒”已经超过一般人对蛊的理解了,严格来说已经不是蛊了,称为法术或许更合适,但是因为这个法术也必须是养蛊之人才能修炼,所以勉强也还可以说是蛊。而“地狱火”便是传说中“蛊魂咒”的其中一个神技,而另一个神技“生死符”更是惊世骇俗,据说可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且可以控人心神,听其所用。
古希来为何对于“地狱火”这么了解呢?因为他的夫人便是出自苗族,而他内兄苗无疆是西南十万大山里百万苗民的族长,也是当今世上为所知道的最高级别的蛊师了。
可是。。。。。。
可是据他所知,即便是苗无疆,也没有修炼成“蛊魂咒”。如果这个真的是“地狱火”,那么下蛊的人一定也跟他有莫大的关系,因为“蛊魂咒”的修炼秘籍只有他们家有,世不外传。
也许。。。。。。
也许这个人就是苗无疆一直在寻找的人,这个人就是苗无疆的妻子苗有凤,她也会其中的秘法,但是她已经失踪了二十年了。按照当时的年龄推算,如果她还活着,也六十多岁了。难道是她?真的修炼成了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蛊魂咒”。
对了,一定是的,那么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打电话告诉他们。古希来如梦初醒,这个消息对苗无疆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马上,重要的事情片刻不能等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9-5-21 22:32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